品书馆 >> 科幻小说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书号:30285

章节目录 第661章 还清醒么?

作者:千苒君笑
    那声音清脆响亮,谢家夫人猝不及防就给打偏了头。www.pinshuguan.com一秒记住【 ..co】,精彩免费阅读!

    崇仪又反手一耳光摔在她另一边脸上,给她打了回来。

    来回啪啪两下,打得极是利落漂亮。

    谢家夫人吃痛地大叫一声,嘴角顿时就红肿起来。

    孟?盏溃骸靶环蛉嘶崃嗣矗坎换岬幕埃?铱梢匀梦业氖?v代劳。”

    谢家夫人恨恨地瞪着孟?眨??笤僬谱约菏笔稚喜坏貌挥蒙?分力。那她脸上的指痕印一重盖过一重,像上了一层厚厚的红胭脂一般。

    旁边有一些夫人围观的,心里不由得感叹唏嘘。

    殷武王手段凶残狠辣,没想到王妃这乡下nv子狠起来时也不是省油的灯!

    等三十掌掌完以后,这谢家夫人根本没法去前面见人了,更别说入宴吃酒。

    她的侍nv连忙把她搀扶着去别处安顿、找大夫。

    孟?毡阈?讼氖贤?懊嫖缪缟先ァ

    夏氏道:“你也不用为了我如此,大可以给她留点情面。”

    孟?赵频?缜岬溃骸安徽饷醋觯?麓位褂腥嗣俺隼炊シ缟?拢?桓鱿?5摹;褂校?庵秩瞬恢?朗裁唇星槊妫?愀??袅耍?煌床谎鞯模?麓纬げ涣思?。”

    夏氏叹道:“我也只是怕她日后伺机报F你。”

    孟?盏溃骸拔也慌膊患?没岣行晃摇!

    午宴上一派喧哗热闹,仿若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今上午孟?彰ψ庞Ω叮?箸褚采俨涣擞Τ辏?饺嗣髅嫔衔茨芤黄鹚倒?句话,实则早已暗通了消息。谁也不用担心谁。

    男宾nv眷是分开来坐的,夫Q两个又不能坐一起。

    夏氏跟孟?找黄鹑胂?梦缟拧6?袢丈毯钜怖创撕厥倭耍??酶?箸褡?蛔馈

    不乏一些夫人与夏氏打招呼的,夏氏也不知谁是谁,孟?毡阍谝慌蕴嵝眩??餐淄滋??鼗亓死瘛

    此外,孟?栈褂胂氖辖樯芰嗣餮憔??闶撬?谡饩├?到的仅有的一个朋友了,夏氏便因此结识了明夫人和徐夫人,正好大家坐一桌。

    孟?蘸兔餮憔?祷爸?剩?氖媳阌肓盍轿环蛉肆奶欤?坪跗奈?淇臁

    待到酒席散时,明夫人还与夏氏道:“往后多多出来走动,也好有个伴儿。”

    夏氏笑着应下。

    午宴过后,寿王府里备了足够的午憩的地方,有的男宾喝多了便去厢房里睡一睡,有的nv眷们乏了也去暖阁中歇一歇。

    皇后午宴一毕,便先行离开了。

    她一走,一些nv眷也与自家丈夫相继离去。

    孟?盏纫箸衲潜呓??采?耍?阈?讼氖弦煌?嫠?榧胰ァ

    刚一走出寿王府大门,正值商侯带着阿烁也随后走了出来。

    崇咸等和阿烁他们J个侍从都各自去专门停放马车的地方驾各家的马车了。

    孟?沼胍箸裾驹谝淮Γ?员哒咀畔氖稀I毯羁绯龈?攀保?闱迷谙氖狭硪槐哒玖苏荆?黄鸬嚷沓道础

    商侯蓦地低声道:“明日我便离开了,你自己当心些,平时出行多带J个人。”

    夏氏愣了愣,本来站在他身边还有点无所适从,更没料到他会对自己说这些。

    不过细细想来,最近这一阵子发生的这些事,幸好有他的帮忙,否则她也无

    法想象会是何种境况。

    夏氏道:“平时没这么多事的,只是恰好被侯爷给碰上了……”她说到此处,也不知该说什么了,便轻轻地“嗯”了一声,又道,“我会小心的。”

    马车缓缓驶到了大门前来。

    崇咸和崇仪驾了一辆,是殷珩出行常乘的,后面崇孝也单独驾了一辆,再后面就是阿烁驾的马车。

    孟?湛桃饷挥写蛉畔氖希?鸵箸裣壬狭顺怠

    夏氏想了想,又轻声与商侯道:“回程路途遥远,侯爷也务必小心。”

    说完,她就没再逗留,提着裙角上了崇孝的马车。

    两辆马车先后驶离,阿烁方才驾着车往前停顿在正大门前,请商侯上车。

    眼下,孟?找蕾嗽谝箸裆肀撸?掌?锩致?乓?酒息。

    她知道,今天殷珩与商侯坐一桌,且还有寿王这位老寿星,在座的都是身份尊贵的皇室王爷,少不了饮酒。

    另外J位王爷已经给灌趴下了,正在寿王府的厢房里睡着呢。

    殷珩话很少,但看起来还很清醒,已经算不错了。

    孟?詹唤?嗤房此??斌恋墓庀叨屏亮怂?牟嗔常?掷??钟9ι铄洹d乔车?捻?e,也注入了一丝光Se,仿佛深不见底。

    她伸手来摸他的脸,触手比平时更温热两分,不由轻细道:“醉了么?回去得喝点醒酒汤才行。”

    话音儿一落,冷不防孟?盏氖志捅凰?阶。?种刚?醚乖谒?拇缴稀:粑?铀?闹干壹浞骼矗?辛椒肿迫纫馕叮?鞯妹?帐种讣夂苎鳌

    她一抬头就看见他正低下眼帘看着她。

    孟?毡凰?吹眯耐封竦啬??鼗钤锲鹄础

    她轻笑道:“阿珩,你还清醒么?”

    殷珩开口,却是对外面驾车的崇咸道:“下午去大理寺,知会一下大理寺卿,谢家nv眷欠下的三十杖,尽早处理。”

    崇咸沉着应道:“是。”

    随后,他将孟?涨苋牖忱铮?直劢??晖耆??厥战粲底拧

    她身子骨在他怀里柔韧极了,他埋头在她肩窝里,这才低低道:“嗯,是有些醉了。”

    两人之间流淌的是一种甜蜜而舒适的沉默。

    孟?毡凰?迫鹊钠?3值骄鄙希?て鹚?赶该苊艿难饕猓??菜?幸欢〉阆攵愕囊馑迹??瞎孔诺慕羰涤辛Φ氖直郾阍椒?阉??忱锴阍?

    实际上孟?找膊皇窍攵悖?罚?粑奁涫碌匦︵?溃骸拔梗?娴暮苎鳌!

    殷珩闻言,缓缓放开了她,可是他低垂的视线落在她脸上时,却见她那双眼眸里浮光碎华、灼灼桃夭。

    孟?绽床患八煽谄??阗康乇凰?闵淼衷诔瞪肀谏稀K男亩?⒔??鄣桌锏牟?嗲橐饪吹们迩宄??

    孟?招目谝唤簦?揪陀行┱屑懿蛔×耍?掷床患把诓厍樾鳎?幼疟惚凰??磐房拷??崆嵛亲×舜健

    孟?找老】醇??暮斫崴孀盼撬?亩?髟诨夯夯??

    他的唇舌,像一把钩子,恨不能勾扯出她心里对他的所有眷意。

    孟?账?殖旁谒?氖直凵希?种肝2椋?老∽ё×怂?囊隆R铝掀鸪踉谑中睦镂⒘梗?ソケ凰?У梅4取

    他肩上发丝流泻下来,在她手背上轻轻扫过。

    她半低着的眼帘里,流光极妍,只能容得下他,记着他深吻自己时的样子。【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