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科幻小说 >> 皇后鸿福(书号:30274

章节目录 第149章:威胁

作者:闲阶桃花
    ,最快更新皇后鸿福最新章节!闵西月与回雁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荒废的小码头。www.pinshuguan.com

    虽然小码头荒废,在这里摆摊的人还不少。

    偶尔也有路过的小船停靠,买些小东西。

    也有接客的小舟,多半是行不远、争不过大船,才在这里接一点熟客生意。

    看上去一片忙碌。

    回雁上前打听了一番,回来摇头,“都没见过金玉小姐。

    金玉小姐如果来这里的话,应该会很显眼。”

    闵西月点点头,“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回雁正想开口劝闵西月先回去。

    她心里有种直觉,仿佛有什么危险在靠近。

    再加上,回峰和其他人都没有出现报信,令她也很不安。

    只不过还没等她开口,周遭的气氛便是一凝。

    河边两人的前后方,迅速靠拢了一批看似不起眼,却身携杀气的人。

    而河面上,也拥过来十几支小舟,呈半包围状,正好将这个小码头给拦住。

    闵西月与回雁都是一惊。

    来者不善!

    不止闵西月与回雁感受到了压力,连原本正在做生意的普通商贩们也是慢慢安静下来。

    他们有些呆滞地看着这些正在靠近的,凶神恶煞的人,似乎从来没见过这阵势。

    回雁正想拉着闵西月退回人群,对方却有人先开了口,“鱼英达的外孙女,闵西月?”

    闵西月心里一沉,竟是冲着外祖父来的!

    她都还没来得及问当年是怎么回事,这帮莫名其妙的人便杀气腾腾地出现了,不由地她不多想。

    见闵西月不说话,旁边一人道:“管她是不是,先动手抓了再说。”

    “七爷,那这些人怎么办?”又一人问。

    之前说话的人轻描淡写地道:“都解决了,下手有点分寸,别露了痕迹!”

    那人说完话,其他人开始将包围圈缩拢,码头上的商贩们终于惊恐起来。

    眼看那些人要动手,闵西月上前怒喝,“你们这样大张旗鼓,真当青城府衙,还有我外祖父的人都是眼瞎吗?

    你们若敢动手,我敢保证,不论天涯海角,你们都别想再安生!”

    “我们要是害怕,就不会来了!”对方同样语气强横。

    闵西月深吸一口气,“你们到底想要什么?聪明的人只会将利益最大化。

    你们这样胡来,未免太过托大。

    青城侯刺史你们可以不放在眼里,那么荆司马呢?

    他可是宣王的岳丈,为人忠正耿直,为官多年,从来都是为民作主。

    今天你们在这里滥杀无辜,若让他查出蛛丝马迹,你们也休想善了!

    还有,我外祖父早料到有今天,在城里城外,还有对面几镇都布置了暗手。

    你们能废掉这一片的暗手,能废掉所有的暗手吗?

    但凡有一人活着出去报信,你们都只会陷入无尽的麻烦。

    别以为我是在危言耸听,我不但是鱼英达的外孙女,还是云乡伯的义女。

    义父最是疼我,一旦我出事,他必然会为我出头,到时惊动永昼城兵马,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们!”

    闵西月现在也明白过来,易鸿安排的人多半被对方制住了。

    但她有些想不通。

    易鸿安排了那么多人,分散各处,身份也各有不同,如果不是十分熟悉的人,根本不可能一网打尽。

    不管是什么原因将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只能说明,眼前这些人的实力的确不俗。

    很可能,是不亚于易鸿之流的存在。

    但她现在没办法把易鸿搬出来,也不能暴露云乡伯的真正实力。

    对于外祖父到底有多少能力,她也不是太清楚。

    雷霄武馆的力量的确不弱,但如果要和这些人比起来,恐怕未必有胜算。

    她更不明白的是,这些人既然是冲着她外祖父来的,为什么要将她也计算在内?

    很快,对方说话了,也解答了她的疑惑。

    “鱼英达龟缩在青城这么多年,自以为换了名字,换了身份,我们就找不到他了?做梦!

    三十年前欠下的帐,今天也该还了。

    这件事本来与你无关,你若好好地呆在永昼城,我们也不得理会你。

    既然,你们一家现在都与鱼英达亲厚,就别怪我们心狠了。

    你想救这些人也可以,我知道鱼英达还有些手段,所以没有贸然登门,免得中了算计。

    你如果能将其他人都一并叫来,我带着你们离开这里算帐,这些人跑了,还是去报官,也就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

    顺便说一句,你的威胁有点用,但我们并不害怕。

    我们敢来青城这样动手,自然是备了后手的!”

    闵西月想了想,神情严肃,“我只能答应你,将外祖父、向文表兄,还有我哥哥叫来。

    至于其他人,什么都不知道,也手无缚鸡之力,你们没必要节外生枝。

    我外祖母好歹出自青城大家,真要出了什么事,族中子辈也不会善罢干休。

    至于我母亲,就当是给我外祖母留个念想,她也什么都不知情。

    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你们还是一意孤行的话,大不了两败俱伤,我绝不是在恐吓你们!”

    闵西月神情一厉,眼中迸出杀人的目光。

    对面说话的几人看着闵西月这目光,都是一阵头皮发麻。

    原本看着闵西月柔柔弱弱,没想到她一冷肃起来,那种散发出来的寒意令几个老家伙都有点心惊。

    “好,就按你说的办。

    但你别耍什么花招,不然,我底下兄弟们可就要拿血喂刀了!”

    闵西月转头看向回雁,“回雁,你回鱼宅告诉外祖父、向文表兄,还有我哥哥。

    就说我义父云乡伯去而复返,有重要的事情跟他们商量,请他们立刻过来一趟。

    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闵西月加重了最后几个字音,回雁眼中闪过犹豫之色。

    闵西月喝声,“还不去!”

    回雁一咬牙,正要离开,对面说话的人道:“等等,我跟这小丫头一起。”

    回雁与闵西月相互看了一眼,闵西月没说什么,回雁同着那人一块离开了。

    闵西月转过身,在一旁阶梯上坐下,垂了眸子。

    听着不远处被威胁着的众商贩的呜咽声,心里思绪万千。

    易鸿的人都被制住了,但她还有一招备手棋,是义父云乡伯留给她的接头人。

    只是一直听易鸿的话,没有去联系。

    现在冒险让回雁过去联系,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而那个跟过去的人,显然武艺也不俗,她开始有点担心让回雁去冒险了。

    生死她不怕,如果能给其他人一条活路,她也算死有所值。

    这一刻,她想念易鸿了。

    突然有些后悔,没有任性地去枫国看看他,看看他所生长的地方。【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