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科幻小说 >> 奈何皇叔看上我(书号:30273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为师不易

作者:仪惜流殇
    这几日,闭门钻研。www.pinshuguan.com

    她已是将诛心赋中所记载的琴谱都弹会了!只是稍稍缺点法力,若是能早些提升法力,或不同等三月,就能赢过那些风倾门的谛伶!她觉自己是有天赋的,最大的优势便是熟记,自已在前世整理台词时,寻到了技巧。

    故此,唯缺实操!

    她应该出去走走,找傻大个他们好好切磋一下。只因这月璃门,她出的去,别人进不来!北月师父确是个厉害的看门大爷,阻断了她跟外界的一切联系。

    “锦烛!”

    刚拧眉撇嘴片刻,就听一方传来声音。她从石桌上瞬时抬起,静瞧高墙那边探了头来。

    “航笙?”撩着一双大眼,当即起身,几步行进墙边,就给他一斜瞄,甚难直视。如此,只因猜到了些他的后果,“你怎么又爬墙头?这要是被我师父看到”话音停住,抿唇细思。估摸着,比某王还要厉害。

    “我听邹兄说了,北月师伯不让随意入月璃门!所以,我才想着这样!”边说边上窜些许,瞬以两臂横过中间,垫起下巴,“哎!北月师伯是不是传了你什么厉害的心法,故才让你闭关,让我们不能找你?”

    心法?

    卿灼灼不禁抻平嘴,忍下趣笑。那老狐狸这会儿指不定哄着他自己在忙乎啥呢!哪还有时间看她呀!给她一卷轴就功成身退了!还真是轻松极了!

    “咳——”

    一声入耳,恍然惊住。卿灼灼当即侧去身子,想证明自己是出现幻听了。然而,现实真的很残酷。

    “师,师父!”喊完,立刻瞥头墙上,看着谢航笙已闪退,终安心的吸了口大气。

    北月溟怎会瞧不到那方异状,只是不想说的太明。故也觉得,谢航笙那样单纯的孩子,也乱不了什么事情。

    他看人还是挺准的。

    奈何不知这般成天狠盯的日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怎么了?有事?”低头对她点动几下,一双眼睛直盯她的脸上。

    这让卿灼灼很是紧张,生怕被面前狐狸师父看出些许思绪。遂快速的缓过,扬唇逢上,“没事啊!就是无聊了!想起来溜达溜达!”

    “哦——”可以理解,故继续背手点头。转而侧去一些,抬步靠近桌边,伸手挑了竹卷细看,见她竟在上面勾勾画画了一番。故没能控制,扭头回过,出言质问,“你就这么对我的卷轴?”

    卿灼灼唯应面色尴尬,两片薄唇微张微合,确因自己已经习惯,记不住的时常用笔圈起,以作进一步熟记。

    “师父不是给我了么!既已给我,那就是我的了!”

    “你可真行!”竟也能让他无言以对!这笔账,他暂记下了!等以后,找他那师弟换!遂扭头,撇下竹卷,转而又背过手,朝她迈了两步,“这都已经记下了?”

    “嗯!”

    “熟记?”

    “嗯!”

    是厉害!不可否认!因他当初记得时候,也是花了足足一月的时间!至于南风盏,就不要提了!

    竹卷看着,里面记载的东西却不少!亦是有好几百条的长句子!如此看来,丫头确是不错!

    “现在可有什么困惑?”

    这是要帮她指点一二?

    “因为我没学什么入门的法术,所以带不起劲儿!”卿灼灼心生惊讶,却未外露,眸光晃晃,静等他的回复。

    “哎!别想!我是不会教你的!”然却见他抬手摇摇,片刻不过,就又没了正经,“教学不易,更何况,你还是女娃娃!来来回回,前前后后,贴的距离太近!容易惹祸!”

    “”卿灼灼唯将薄唇抿紧,真是恨不得,把他的脑袋瓜撬开,看看里面究竟堆了些什么。

    转而又瞧他坐到了石桌旁,竟自娱自

    乐的拨起了琴弦。

    前奏太过拖拉,曲子相接不上,有些刺耳!

    “你说你们爱弹琴的都是什么性子?蔫蔫的一点不畅快!”

    “”此刻,无疑是借指她跟南风盏。故插不上话,只得静站一边,静静地听着。

    “这人生有多少时日是能憋着的?把自己圈起来,不释放!别人进不来,你也出不去,苦吗?”

    “”

    “我就是个随意的人!确是受不了你们那样!我若学你们,能把自己闷疯!”

    谁不愿释放天性,曾经,她也是一个没有烦恼的人!

    可人世间的事事非非,经历的多了,就会出现改变。

    “师父今日是来教育我的吗?”

    琴音停,静瞥她一眼。丫头此刻脸色生寒,满是悲观。确无法用三言两语,便可唤回她的初心。

    “你身上所缠戾气颇重,虽在试练时,被冥影树吸取了些许,但还是无法全部除尽。故而,你才会于那日发狂,发癫不得自控!若再这般下去,只怕终有一日,你体内的寒毒,会要了你的命!”

    “”他说的很是清楚,她也听得明白。然而,又该如何控制?不由得扬唇,微露冷笑,这三年之经,所呈阴影,自是无法抹去。

    “我只是,想一点一点的劝解你归于初心!”

    “初心?真的容易找回吗?”垂眸静看,两手翻上。那已落粗茧的掌心,亦不知沾染了多少黑衣杀手的鲜血。每一个提心吊胆,痛苦无眠的夜晚,她都在等着聚剑厮杀,杀尽那些要害他们的人。这样的自己,她自也喜欢不来了。

    “我知你经历了很多!但不可永远停留在过去!”

    “我在朝前看!”她闻声瞥头,冷笑依旧,眸中横扫而过的却皆是阴寒,“我来华阳宫就是要学习仙法,好好的保护家人!让他们一世无忧,不被追杀!学成之后,亦要手刃仇人,让她不再危害人间,肆虐弱。更盼有一日,祖母可以安然醒来,那便是我一人离开,也再没有遗憾了。”直至最后一句,才夹杂其浓重的情义,眼角也瞬迎热泪点点。

    只是被她控制的极好,没有随之落下。

    “原来,你遇了那么多?”拧眉深思:这或许,还仅是一点点。

    “师父如此聪明,必然什么都猜得到!”

    北月溟瞬抿唇,抖了抖自己的衣袖。可他也不是神仙!自然也有疏落。

    看来,丫头身上的戾气并不容易清除!如此,还要细细观察!

    不知她经历这些,他那闷葫芦师弟,究竟都知不知道!

    。【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