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书号:2

第1106章 你都能看,为什么他不能看?

作者:庞飞烟
    “薛殿主,我让你准备的玄元水,都准备好了吧?”

    在掠过薛天傲身边进入院内的时候,云笑想起一事侧头问了一句,待见得后者点头之后,他便是不再多说,大踏步进入了院中。

    身后薛凝香跺了跺脚,似乎是对云笑没有和自己打招呼的态度有所不满,让得一旁的两位正副殿主都是无奈一笑。

    从薛凝香的种种表现来看,明显是已经对云笑生出了情意,要不然怎么会对其态度如此在意?

    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对于这种感情之事,就算是薛天傲身为父亲,总不能出手逼云笑将自己的女儿娶了吧?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薛天傲也算是对云笑有些了解了,他知道这小子年纪虽轻,却是个软硬不吃的主,用强的话,或许会让自己的宝贝女儿更加不开心。

    心中怀着各异的心情,三人进入院落,不过在进入薛凝香房间的时候,云笑却是伸出手来将薛天傲给拦住了。

    “薛殿主请留步!”

    云笑并没有说出让薛天傲留在外间的原因,但不知为何,场中这个修为只有觅元境巅峰的少年,似乎无形之中成了院中的主导,薛天傲竟然真的依言停下了脚步。

    “他是我爹爹,为什么不能进?”

    这一下薛凝香终于算是找到了一个理直气壮的发作借口,粗声开口问出声来,虽然玄阴殿中每个人都待她极好,但她最亲的,无疑还是自己的爹爹。

    “这……,好吧,等下给你治疗之时,可是要将你的衣服都脱光的,他虽然是你爹,却也是个男人,这不太好吧?”

    云笑先是犹豫了一下,而后面说出的这番话,不由将薛凝香闹了个大红脸,也让一旁的正副殿主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你都能看,为什么爹爹不能看?”

    也不知道薛凝香是哪根筋搭错了,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之下,竟然还说出如此彪悍的话语来,此言一出满座皆惊,两位殿主的脸上,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了。

    “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看了?”

    云笑最为强大之处,就是什么话都能聊下去,在这尴尬的氛围之中,他强忍着内心的怪异,这一次的接口,终于是让薛凝香反应了过来。

    哗啦!

    大力推门的声音响声,薛凝香就算是性子再彪悍,也有些受不了三人古怪的目光,而在其转身进房的瞬间,三人都能看到她连脖颈都通红一片了。

    “咳……那个,我还是不进去了!”

    刚才也还心有疑惑的薛天傲,听到云笑的解释之后,终于还是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虽然薛凝香是他的亲生女儿,但毕竟已经是一个二十岁的大姑娘,有些不合适宜。

    不过薛天傲话落之后,已是将目光转到了云笑的身上,充斥着一抹隐隐的审视和威胁,让得后者瞬间就明白他在想些什么了。

    “我说薛殿主,你将我云笑当成什么人了,这带着练副殿主过来,不就是以防万一吗?”

    云笑摊了摊手,说出来的话,总算是让薛天傲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隐隐的失望,为自己女儿感到失望。

    因为云笑这小子要是真对薛凝香有情意的话,恐怕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此正人君子般地辩解,说明他真的是没有那些心思,也不知道对薛凝香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管怎么说,对于这种事情,薛天傲也不会说太多,当下云笑当先迈入薛凝香的闺房之内,一抹幽香袭入鼻端,让得他心神一荡。

    别看薛凝香在云笑和外人面前,大大咧咧像是个须眉男子一般,但这闺中密房却是布置得颇为雅致,不过很多东西看起来都很新,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云笑要来,而特意布置了一番?

    双脚并拢端坐在床头的薛凝香,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安静,脸上倒是没有了刚才在外间的红润,但低垂的眉目,却是显示了她内心的紧张。

    在薛凝香心中,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希望云笑看自己的身体还是不看,患得患失之际,她低垂的目光,已是看到了一对熟悉的脚尖踏到了自己的面前。

    “躺到床上去,将罗帐拉下来,练副殿主,你也进去,一切听我指挥!”

    云笑没有去管连头都不敢抬的薛凝香,直接口中出声,当他看到薛凝香的床榻有帘帐的时候,也不由大大松了口气,要不然可真是有些难办了。

    “哦!”

    薛凝香心中微觉失望,最终只能是发出一道轻声,依言躺到床上,后方的练雨落也是除了鞋袜钻入其内,让得外间的云笑只能看到两道朦胧的曼妙身影。

    “练副殿主,除去薛小姐的衣物,将旁边的玄元水涂抹到她身体各处,记住,不要漏掉任何一个地方!”

    见二人准备就绪,云笑微微转身,声音已是传出,紧接着身后床榻之上就传出唏唏嗦嗦的声音,引人暇想。

    此刻薛凝香的脸色固然是再次绯红一片,就连那全身皮肤都仿佛白里透红,自成年之后,她还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裸露身体,虽然同为女人,但还是让她有些不适应。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外间站着一个对她来说意义深重的男子,哪怕是隔了一层罗帐,云笑还转身背对,可这种旖旎的感觉,依旧是让她极为羞赧。

    “接下来怎么做?”

    一阵水声过后,想来练雨落已经将玄元水涂抹到了薛凝香的全身,当下问出声来,说实话,就连这位年纪不小的副殿主,一生之中也是第一次遭遇这种古怪的场景。

    “喂她服下幻阴丹!”

    云笑身形未转,声音已是传出,待得听到身后传来的气息之后,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凝重,低声喝道:“听我之言,静心凝神,重点诸穴,绝不能有丝毫误差!”

    听出云笑口气之中的镇重,练雨落瞬间收起了那些异样的心思,她知道这是薛凝香能不能彻底治好先天绝脉的关键,一旦有所失误,不仅是幻阴丹被浪费,恐怕薛凝香还会遭受到反噬。

    “百会、天突、膻中、京门、……”

    随着云笑口中穴位传出,练雨落认穴极准,见得她手指翻飞,同时心中暗暗解读这些穴位的所在之地,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疑惑。

    原本在听到百会、天突和膻中三穴的时候,练雨落一度认为云笑是要让自己点中薛凝香的任脉诸穴,哪知道第四个穴位突然转到了左肋的京门,让她心神一岔,差点点错了穴位。

    反应过来点在京门穴上的练雨落,终于是明白刚才云笑让自己静心凝神的原因所在了,那就是怕自己惯性思维,一个不小心点错,那可就欲哭无泪了。

    “会阴、命门、至阳、章门、……”

    同样的在督脉诸穴之中,夹杂着一些左右两侧的特殊穴位,让得练雨落都有些跟不上节奏了,只能是按着云笑口的声音逐一点中。

    呼……呼……

    当最后一道穴位的声音从云笑口中传出之后,练雨落只觉从身下的薛凝香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特殊的力量,这股特殊力量虽然并不太强,却让这位副殿主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这是……天阶低级脉阵?!”

    作为天阶低级的炼脉师,练雨落肯定也是修炼过一些强横脉阵的,可是达到天阶层次的脉阵,她也只是修炼过一种罢了。

    刚才的练雨落,不是没有想过这乃是一种特殊的脉阵,但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这居然是一门天阶低级的脉阵。

    因为即便云笑乃是炼云山老牌的顶尖天才,也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种层次的脉阵,在炼脉实力没有达到天阶之前,就算是知道了脉阵的施展,也只是有害无利罢了。

    而且练雨落还知道云笑乃是从潜龙大陆而来,加入炼云山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炼云山那些大人物们,又怎么可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将天阶脉阵交给一个只有地阶中级的炼脉天才手中呢?

    再加上从刚才云笑如行云流水般的话语之中,练雨落有理由相信,这个少年在这门脉阵上的研究绝对不是短时间了,甚至单听声音,似乎都能猜到自己点中了哪一处穴位。

    感受着空气之中的力量蜂拥朝着薛凝香体内涌去,练雨落再无怀疑,这就是一门实实在在的天阶低级脉阵。

    由此练雨落也可以猜到,云笑让自己跟来,应该不只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而是因为此刻的天阶低级脉阵,凭那少年的炼脉之术,肯定是施展不出来的。

    练雨落猜得不错,事实上这也是他在得知有练雨落这个天阶低级炼脉师之后临时决定的。

    相比起他原本想要施展的地阶中级脉阵来,这天阶低级脉阵,无疑会让薛凝香的先天绝脉,得到更加完美的根治。

    这乃是云笑曾经在九重龙霄就熟练施展过的一门天阶低级脉阵,在他看来也就稀松平常罢了,而在这些腾龙大陆的炼脉师眼中,却是何等地惊世骇俗。【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