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书号:2

第379章 换种方法比试如何?

作者:庞飞烟
    “该死的小子,坏我好事!”

    感受着消失的黑魔毒,岳麒脸色阴沉如水,不过当此之时,他又势不能跃下擂台,将那粗衣少年毙于掌底,只能是在心中暗骂出声了。

    只是岳麒怎么也想不通,自己那无往而不利的黑魔毒,连老师符毒都赞叹不已的黑魔毒,怎么会如此之快就被云笑给化解了呢?

    或许只有在二长老符毒心中,才知道原因吧,当时他可是用更加强横的混合黑魔毒,都没有能要了云笑的性命,现在这弱版黑魔毒,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云笑?

    嗖!

    就在擂台之上岳麒心生怒意的当口,一道破风声突然在云笑身旁响起,待得他转头去看时,却见又是大长老陆斩到了。

    此时的陆斩,一脸的焦急之色,看其脸色,似乎比昨日见到灵丸中毒之时还要更甚几分,毕竟相比起灵丸,莫晴才是他最为疼爱的宝贝弟子啊。

    自从莫晴加入医脉一系,拜在大长老门下之后,陆斩就已经将其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他一生无子无女,将莫晴培养成为潜龙大陆碧落在灵雏榜上的排名,比薛恭还低了一位,他又是哪里来的底气,敢向云笑发出“上来领死”这样的豪言壮语呢?

    在众多内外门弟子的心中,就算碧落底牌逆天,凭云笑的实力,最多也只是落败罢了,想要将其击杀,无疑是天方夜谭。

    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之中,云笑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缓步走上擂台,仿佛没有听到碧落的挑衅一般,让得后者有着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就让我们之间所有的恩怨,在这擂台之上一并解决了吧!”

    看着不远处的这个毒脉一系二师兄,某些影像浮上云笑心头,这家伙曾经数次联合玄执想要击杀自己,这样的仇怨,早就已经不可调和了。

    只是以前的云笑,根本就不是这位碧落师兄的对手,但是今日此刻,当云笑站在这中心主擂台,和碧落面对面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以前不可匹敌的碧落,终究已经不会再放在他的眼里了。

    这碧落再强,也不过比薛恭强上一点点罢了,只要没有突破到真正的合脉境层次,云笑就不会有半丝畏惧,同等级别之间的战斗,他还从来没有输过。

    “哼,别以为杀了个殷欢,赢了个薛恭,就能目空一切了,他们在我碧落的眼中,也如蝼蚁一般罢了!”

    听得云笑之言,碧落不知是想到了一些什么,而这说出来的话,让得擂台之下某处的一个身形,不由自主地剧烈颤抖了起来。

    “该死的混蛋!”

    这道身影,自然就是属于医脉一系的二师兄薛恭了,昨日他后背被云笑施展的小金光脉阵炸得血肉模糊,脸更是被抽肿,但这些都只是皮肉外伤罢了,经过一夜的休养,已是能够行动自如。

    原本在薛恭的心中,是想来看看云笑怎么被碧落击败的,可此时听到这样的话,他又改变了主意,最好是这二人两败俱伤甚至是同归于尽,这样才能消得他心头之恨。

    只可惜成王败寇,一个失败者,光凭诅咒,根本就不能影响这一场擂台决战的走向,而且碧落接下来说的话,让得殿中所有人都觉得有些古怪。

    “云笑,别说师兄欺负你,今日我不想用脉气修为碾压,不如咱们换一种方式比试如何?”

    见得碧落眼珠一转,突如其来的话语从其口中传出,一些心思敏锐之辈,似乎都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当下都是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

    反倒是同样身在擂台之上的云笑,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饶有兴致的问道:“不知碧落师兄想用什么方试来决出胜负呢?”

    “咱们既然身在玉壶宗,除了比脉气修为之外,当然是比炼脉之术了,我听说云笑师弟擅于施毒,不如我们就来比一比毒脉一道怎么样?”

    碧落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是心道了一声果然,这个家伙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你自己是毒脉一系的二师兄,毒脉之术在年轻一辈当然数一数二了,可云笑又不是傻子,凭什么答应你?

    只是众人没有看到的是,当碧落此言出口后,云笑眼眸之中那一闪而逝的戏谑,还有北方座椅之中,二长老符毒微颤的身形。

    “还可以这样吗?”

    云笑不置可否,直接是侧过头来,对着北方座椅之中的某个身影问道,而这道身影,自然就是主持灵雏战榜的六长老苏合了。

    然而还不待苏合开口,一旁的二长老符毒却是抢着发声道:“不行,灵雏战榜岂是儿戏,再说这一次战榜前三名,可是要代表玉壶宗参加万国潜龙会的,难道到时候别人也会和你比试毒脉之术?”

    符毒突然之间的开口,让得殿中众人都有些回不过神来,这中间除了陆斩隐约知道一点原因之外,所有人都是不明白他话中之意。

    至于另外两个知道内情的殷欢和莫晴,一个已经去见阎王了,一个重伤昏迷,自然不可能向大家解释,所以众人都是莫名其妙。

    要知道那碧落乃是符毒的二弟子,修炼天赋和毒脉之术仅次于岳麒,在这样的情况下,符毒为什么会开口拆自家弟子的台呢?

    就连擂台之上的碧落,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可不知道自己的老师这是在相助自己,他只知道自己在脉气修为上没有把握赢过云笑,这毒脉之术,绝不可能会输。【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