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书号:2

第281章 东西吃多了,会撑死的!

作者:庞飞烟
    嗖!

    可惜的是,严师这自以为万无一失的举措,终究还是又出现了变故,就在他右手伸向那青色卷轴的同时,一道身影却是突然从斜里窜出,将他即将到手的青色卷轴给夺走了。

    “混账,你找死!”

    接二连三的失手,让得严师差点就要直接暴走了,在这一刻,他还以为是云笑去而复返,终究是放不下这个青色卷轴呢。

    所以严师连想都没有想,近在咫尺的一掌直接轰出,他相信这一次“云笑”这个只有冲脉境初期的小子绝不可能再避得过,终于可以解得一时之恨了。

    砰!

    哪知道严师这一掌确实是轰实了,但他想像之中的结果却并没有出现,只听得一道能量交击的大响声传出之后,某道身影,终于是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那是谁?”

    待得此人现出身影,场中不少人都觉得有些陌生,那是一个身穿白色衣袍的年轻人,脸上的神色虽然因为刚才那一击略有些苍白,却依旧掩饰不住那一抹放荡不羁的豪气。

    当然,除去这大多数人之外,其中两位的眼眸之中,却是透射出各不相同的光芒,这两位,自然就是玄执和云笑了。

    “二哥?”

    “玄景?”

    玄执和云笑的口中,同时发出两道喃喃声,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云笑曾经在某处邂逅,留下不俗印象的皇室二皇子玄景。

    不过在看到玄景之时,云笑不由将目光转到了玄执的身上,在看到这位帝国三皇子露出一抹冷笑之时,一些事情也是浮上了心头脑海。

    在那夜的交谈之中,云笑知道了诸多皇室秘事,知道这位二皇子由于是庶妃所生,在皇室之中的身份地位都不及那位太子,甚至是不及眼前这位三皇子玄执。

    然而玄景年纪渐长之后,却是展现出来了不俗的才能和天赋,渐渐威胁到了那位当今太子的地位,引来了一些不测之祸。

    只是云笑没有料到的是,在明知道此处有玄执和那位叫严师的老者后,这玄景居然还敢出现,这位要不是愚蠢,恐怕就是有一身强悍的本事了。

    这两个猜测,云笑选择相信后者,因为这位皇室二皇子,无论怎么看也不像个蠢人,他敢在这里出现,必然有着自己的道理。

    不过在看到那青色卷轴最终没有落到严师的手中,云笑莫名的一阵暗爽,实在是相对来说,他对于玄执或者说皇室太子这一系,从来就没有太多的好感。

    相反那夜和玄景的一番邂逅之后,云笑对这个放荡不羁的家伙好感不小,而且玄景的出现,应该能让他的脱身之路,更多上几分机会。

    “二殿下?!”

    原本怒火冲天的严师,此刻也是平复了下来,不过其口中发出的三个字,并没有半点的恭敬,全然不像是一个皇室鹰犬面对一名血脉尊贵的皇子时,应有的态度。

    对于这严师的态度,玄景半点也没有理会,反而是目光一转,转到了某一个方向,听得他高声叫道:“云笑兄弟,好久不见!”

    “该死,他怎么和云笑这小子扯上了关系!”

    玄景这话一出口,不仅是诸多玉壶宗弟子心头一惊,玄执更是暗暗咒骂,因为这两位,可都是绝不讨他喜欢的人啊。

    对于玄景的高声,云笑只是微微一笑,而他的心思,已经是在如何脱身之上了,拿到了引龙树之后,他可不想在这里和那些合脉境强者多纠缠。

    “二殿下,你手中的东西,是太子指明所要之物,若是你不将之交出来,莫怪严师不客气了!”

    于玄景和云笑打招呼的时候,严师已是心念一动,找了一个自以为说得过去的由头,其双手掌心之上,也是冒出了毫不掩饰的脉气气息。

    严师这一次前来这脉藏,最大的目的,就是奉了当今太子之命,来取玄景性命的,因为这个皇室二皇子已经对太子之位构成了威胁。

    所以虽然严师这借口看起来有些拙劣,但他也知道在这位二殿下心中应该是明白了,借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将这二皇子留下。

    听得严师口中之言,诸多围观之人都是若有所思,心想难道那一个关于皇室的传言是真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今日可就有好戏看了。

    “哼,老家伙,我既然敢来,你就留不住我!”

    玄景看似放荡不羁,其实心中跟明镜似的,他知道自己那位太子大哥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只是在明面的时候不方便对自己动手罢了,今日无疑是个绝佳的机会。

    不过诚如玄景所说,他既然敢在此刻出现,那就说明他有一定的脱身把握,虽然他只有合脉境初期的实力,可是作为皇室血脉,一些东西,也绝对是那严师没有掌控的。

    呼……

    到了这个时候,严师已是不会再说过多的废话,见得他脸带冷笑地一掌发出,直接是冲着玄景要害而去。

    这边的战斗一触即发,而另外一边,云笑眼珠一转,知道这是自己绝佳的脱身之机,当下不敢怠慢,一个闪身,已是朝着一方洞口奔去。

    “嗯?”

    哪知道云笑刚刚奔出数步,忽然发现一道极其磅礴的大力从自己的前方袭来,让得他心头一凛,不敢有丝毫怠慢,整个身子,都是直挺挺地朝着旁边避了开去。

    “岳麒!”

    施展僵尸身法避开这强力一击的云笑,抬起头来的脸色已满是阴沉,因为不知何时站在他面前的,正是那位毒脉一系的大师兄岳麒。

    看来那边皇室的内战虽然精彩,可是岳麒对云笑一刻都没有放松,相反还有着一丝兴奋,因为之前在严师出现的时候,那三件宝物中的两件,已经被预订走了,剩下的一件,还不一定落入谁的手中呢。

    可是现在呢,云笑自不量力的出手,竟然真的将其中两件宝物给收入囊中,这无形之间就给了岳麒一个天大的机会。

    对付云笑,总比对付那合脉境中期的严师轻松得多吧,所以岳麒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云笑身上,直到此刻才悍然出手。

    只不过岳麒这自认为志在必得的出手,竟然依旧被云笑以一种诡异的僵硬身法给避过了,这让他很有些不满。

    “云笑,东西吃多了,可是会撑死的,我劝你还是吐出来的为好!”

    一击不中的岳麒,虽然心下不满,却并没有半点的失态,反而是冷声开口,声音之中,蕴含着无尽的嘲讽。

    诚如岳麒所说,这灵阶中级脉藏之中最重要的东西,可以落入那严师之手,可以落入他和莫晴之手,甚至是可以落入薛恭碧落他们之手,却就是不能落入云笑之手。

    究其原因,只因为云笑才冲脉境初期的修为,是场中除玄执之外修为最低的一个,如果那些宝物真的被云笑得了去,那让岳麒他们的脸面往哪儿搁。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岳麒对那几件宝物的觊觎,现在他的机会无疑是最大的,只要能将云笑给收拾掉,其纳腰之中的东西,自然尽归他所有。

    脱身之路被拦,云笑的心情肯定也不会好到哪儿去,虽然眼前的岳麒比刚才的严师实力要差上一筹,但也不是此刻的他所能抗衡的。

    好在因为刚才岳麒一击不中,云笑拖延了一点时间,让得那边早就想要出手的莫晴,第一时间赶到了这边。

    “岳麒,你不要太过分了,这脉藏之中尽是无主之物,既然云笑得到了,那就是他的东西,难道你真的想要同门相残?”

    莫晴脸罩寒霜,说出来的话确实也是正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玉壶一脉,在此刻大打出手的话,没的让人看了笑话。

    先前的动手还可以说是事出有因,那是因为争抢三个无主的宝物,打死打活都有迹可遁,可是现在呢,东西已经落入云笑之手,再动手强抢,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见得这个不弱于己的医脉一系天才来得如此之快,岳麒也有些头疼,微一沉吟之下,终于是退了一步。

    “既然莫晴师妹都这样说了,那我就退一步,只要云笑将那小树交给我,我保证大家相安无事!”

    岳麒自以为这一番话,给了云笑好大一个台阶,如果这小子不是蠢货的话,那就应该就坡下驴,识了这场时务。

    之所以要那棵小树,那是因为经过这么长时间之后,岳麒越来越觉得那株小树不凡,就算是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将之带回宗门,让自己的老师研究一番,他就不信研究不出来一点什么。

    只是岳麒不知道的是,如果他是要那个黑色玉瓶,或许云笑还会考虑一番,可是那棵小树,却是他志在必得之物。

    引龙树这种东西,莫说是这潜龙大陆了,就算拿到九重龙霄,也是那些圣阶三境的老怪拼了老命也要争抢的至宝。

    于情于理,云笑都不可能将之交出来,所以在岳麒略有些期待的目光之中,他连一丝犹豫都没有,直接是缓缓摇了摇头,这一个动作,也让刚刚缓和了几分的岳麒,勃然大怒!【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