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书号:2

章节目录 第1812章 看你还能嘴硬到何时?

作者:庞飞烟
    “雪弃,你害得我母离姊散,亏你还有脸在这里教训我,难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云笑满脸黑气,气息萎靡,而那一双眼眸却是死死盯着雪弃,此言一出,当即让得后者脸上怨毒更加浓郁了几分。

    从这对男女简单的交谈之中,旁观众人又是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从苍龙帝宫出来的天才少女雪弃,竟然真的和那云笑有莫大的关系。

    可是刚才雪弃也说了,云笑乃是从腾龙大陆上界,又怎么可能和苍龙帝宫的天才有交集呢,这明显是不符常理。

    “莫非是那雪弃曾经下界,灭过云笑的满门”

    一些人异想天开,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像力,暗道这并不是没有可能,要不然根本不可能交集的一男一女,怎么一见面就像是生死大仇一般

    “诸位,你们听好了,这位苍龙帝宫的天才,当年曾是一个被抛弃在雪地之中的可怜婴孩,是我母亲好心将她收留抚养长大,却不料多年的抚育,竟然养出了一个白眼狼!”

    云笑看似中毒颇深,而且吐过两口鲜血,但此刻这番话却是显得中气十足,简单的话语之中,透露着巨大的信息量。

    结合着云笑和雪弃先前两句话的交谈,这些人脑海之中尽都是浮现出一抹直观的画面。

    一个妇人经过雪地之时,捡到一名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女婴,再将之带回家中,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喂养。

    可不知道什么原因,雪弃最终竟然背母叛弟,想到这女人现在已经成为苍龙帝宫的超级天才,其中经过虽然曲折,却也能猜得个七七八八。

    想通这些关节之后,不少厚道之人脸上都是浮现出一抹鄙夷之色,暗道就算云笑的父母就算不是你雪弃的亲生父母,但十多年的养育之恩,也不足以让你恩将仇报吧

    “哎哟,不好,那小子行事好卑鄙!”

    然而就在这几名厚道医脉师心生鄙夷之时,其中一名毒脉师却是大叫一声,而且脚下也不动声色地朝着后方退了两步。

    “怎么”

    这样的惊呼声,无疑让得旁观几人颇为茫然,暗道那云笑只不过是说出一个事实,如何行事卑鄙了,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

    “你们想想,那位如今可是苍龙帝宫的绝世天才,这样的秘事被我们知晓,她还能轻易放咱们出去乱说吗”

    那毒脉师明显是反应颇快,此言一出,诸人尽皆变色,暗道还真有这个可能,如此丑事,恐怕任何一个天才,都是不可能愿意将之弄得人尽皆知的。

    如果说之前这些围观之人,还认为雪弃不会杀人灭口的话,那现在的他们,心情可就不怎么美妙了,看向那云笑的目光,也是相当不善起来。

    原本有几位医脉师还对云笑多了几分同情,现在看来,那家伙简直就是在拉大家下水啊,你自己很快就要毒发身死了,为什么还要拉这么多人垫背,简直太可恶了。

    “死到临头,还要逞这口舌之利!”

    云笑的一番事实,让得雪弃的脸色都快要阴沉得滴下水来,偏偏对于这样已经发生的事实,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而当雪弃看到面前的少年满脸黑光,显然是中毒已深的时候,她的心情又变得好了几分,这个牙尖嘴利的便宜弟弟,终将逃脱不了自己的手心。

    “哼,我倒要看看,在面临身死,甚至是极致痛苦的时候,你还会不会如此嘴硬”

    当心中这道念头落下之时,雪弃嘴角不由翘起了一抹弧度,又有着一种猫戏老鼠的快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污蔑”,都将成为浮云。

    至于那些听到如此秘事的家伙们,雪弃确实没有打算放过,今日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将成为她雪弃手下亡魂。

    “云笑,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向我跪地求饶,再叫我一声姐姐,或许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甚至是饶过你这条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

    志得意满的雪弃,再也不去和云笑作口舌之争,而是盯着后者轻笑着开口了,其口气之中的那一抹“情真意切”,倒是让得旁观众人若有所思。

    如果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旁人,要做出一个选择真是半点都不难,但雪弃会提出这个条件,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倔强的便宜弟弟,绝不可能轻易答应。

    雪弃清楚,自当初商家灭门惨案发生之时,自己说出云笑身怀血月珏的那一刻起,这一家三口就再也没有将自己当成过家人,而是成为了不死不休的仇敌。

    原本雪弃以为这一家三口都难以幸免,却没有想到云笑固然未死,那商璃和云薇母女竟然也可能没有死。

    雪弃自然是不知道当年云薇出现在万国潜龙会上的事,但从云笑离奇存活的事上,她明显是多留了一个心眼,凡事已经不会如同想像之中的那种绝对。

    所以雪弃知道,想要让云笑再叫自己一声姐姐,那是如何的难以开口,但她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将眼前少年的一身傲骨压弯,这或许才能让她心头的怨恨,得到一个彻底的抒发。

    不得不说女人心海底针,明明是雪弃当初背叛在先,现在却又强行要云笑认错,这又是哪门子的道理,或许只是因为一个拳头大就是道理的道理吧。

    “呸,叛母求荣的无耻之徒,还想当我云笑的姐姐,简直就是做梦!”

    这样的要求,云笑又怎么可能答应,如果不是想要再戏弄一下雪弃,恐怕他早就催发自己的那些手段了,这口喝骂之声,也让那边的慕容叟暗暗叫好。

    此刻的慕容叟,再也不可能将云笑当成苍龙帝宫之人了,莫说先前云笑已经击杀帝宫所这么多人,就是眼前和雪弃的放对,也只能是苍龙帝宫的大仇人。

    再加上从云笑的话语之中,慕容叟也能猜到这对“姐弟”的一些过往,对于雪弃的卑鄙,他也感到极为不齿呢。

    “我看你还能嘴硬到何时”

    云笑的这个回答,自然不是雪弃想要的,既然这家伙如此不识抬举,那便让其尝尝剧毒肆虐的滋味吧。

    “云笑,你真的以为我雪弃炼制的剧毒,仅仅是这么简单吗”

    雪弃一边变幻着手中的印诀,一边已是轻声出口,听得她继续说道:“接下来,你会遭受无尽的痛苦,如果你承受不住,便叫一声姐姐,姐姐一定会缓解你的痛苦的!”

    雪弃的声音之中,仿佛有着一种异样的魔力,又有一种难言的恐怖,让得远处的那些旁观修者们,尽都不由自主地机灵灵打了个寒颤。

    别看雪弃说得轻描淡写,但达到半步圣阶层次的剧毒,又岂会是那么简单的一旦爆发开来,场中有一个算一个,恐怕没有人能承受那种剧毒肆虐之苦。

    这就是毒脉师们让人谈之色变的真正原因,有的时候你未必怕死,但是遭受无尽痛苦而死,却没有人敢说自己无所畏惧了,身为毒脉师的雪弃,无疑就有着这样的一种手段。

    “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见得面前这满脸漆黑的少年,依旧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雪弃真是觉得无比的厌恶,一边冷声出口,一边已是玉掌一握。

    轰!

    与此同时,就算那些旁观修者离得再远,也能感应到从云笑的体内,陡然爆发出一道磅礴的气息,这股气息又充斥着一种诡异,很明显就是属于雪弃所施的剧毒所爆。

    “在我雪弃的剧毒之下,任你是如何的血男烈女,都得跪地求饶!”

    雪弃对于自己的剧毒自然是极有信心,在她口中自信的话语发出后,已经是做好准备欣赏云笑痛得满地打滚的好戏了,她相信这一幕片刻之后就会上演。

    “嗯这小子不愧也是高阶的毒脉师,抗毒能力倒是颇强!”

    不过片刻之后,当雪弃看到那脸现黑光的云笑,依旧还站立在原地之时,心头不由一动,却也没有太过在意。

    雪弃固然是没有感应出云笑那半步圣阶的灵魂之力,但她却是知道眼前这少年,在腾龙大陆曾经取得过炼脉大会的双料冠军,不仅是一名医脉师,还是一名毒脉师。

    既然是毒脉师,那拥有一些抗毒能力也无可厚非,但这世上奇毒千千万万,单纯的抗毒能力能抗得一时,却不可能真正化解已经入体的剧毒。

    更何况雪弃这一次施展的剧毒,乃是由她亲手炼制,就算是她那位老师苍龙帝后,恐怕也不知道这种剧毒的成分,更不要说眼前的云笑了。

    面对毒脉师,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让他们的剧毒沾到自己身上,要不然哪怕是高出一重小境界,最终的结果也可能是饮恨而亡。

    “我看你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依旧有着无穷信心的雪弃,认为云笑此刻只不过是在硬撑罢了,随着那种剧毒在全身爆发开来,任你抗毒能力再强横,也不可能有第二个结果。【

    品书馆网址:www.pinshuguan.com】【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