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书号:2

《九龙圣祖》正文 第1386章 胡搞瞎搞?

作者:庞飞烟
    “欧阳门主,李岛主,你们觉得云笑治好那个病人,需要花多长时间?”

    听得欧阳万通的问话,钱三元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噙着一抹笑容地反问了一句,然后又将目光转到了李云帆的身上,似乎蕴含着一种特殊的意味。

    “炼脉大会的病人,恐怕对你们炼云山来说,也应该是疑难杂症了吧?至少是那些地阶高级炼脉师没有办法治好的病人!”

    欧阳万通稍作分析,而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听得他说道:“哪怕那些乃是天阶炼脉师,没有个一两日的时间,应该是不可能成功治好的!”

    此言一出,一旁的凌空岛岛主李云帆微微点头,显然是深以为然,就算他们不是炼脉师,没吃过猪肉总也见过猪跑吧。

    既然是只有天阶炼脉师才能参加的炼脉大会,炼云山就绝不可能用一些地阶炼脉师就能治好的病人,来当作这一次炼脉大会的考验。

    甚至这两位都在猜测,这数十位病人,是不是连炼云山的大佬们都治不好的疑难杂症?

    否则救人如救火,丝毫耽搁不得,总不可能让这些病人拖着沉重的病体,等着炼脉大会的开启吧。

    “欧阳门主说得没错,其实这数十位病人,就连我和管院长都不敢轻言手到病除,借着本次炼脉大会,也是想集众家之力,替这些可怜的病人解除沉疴!”

    对于这样的事情,钱三元也没有故作姿态,直接是说出了一个事实,让得两位巨头微微点头,只不过这样一来,想要治好那些病人,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无疑是更长了。

    “不过嘛……”

    在欧阳万通和李云帆都深以为然之时,钱三元忽然话锋一转,目光也转到了广场之中的那个粗衣身影身上,射出一抹异样的精光。

    “如今的云笑,可不是当初在无常岛之时的那个云笑了,莫说是脉气战斗力我等颇有不及,这炼脉之术,我跟青院长也是自叹不如啊!”

    钱三元盯着那个已经有所动作的粗衣少年,想着云笑那日控制总会长变故的手段,他就对其多了一份莫名其妙的信心。

    “什么?”

    此言一出,欧阳阳万通和李云帆齐齐惊呼一声,似乎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毕竟在他们的印象之中,面前的钱三元和青木乌,那炼脉之术,恐怕在腾龙大陆都找不到太多的对手了吧?

    可是钱三元居然自承不及云笑,而且青木乌这个一向心高气傲的天毒院院长,竟然也没有出声反驳,明显是默认了。

    哪怕欧阳万通和李云帆,都能感应到云笑如今浮生境中期的修为,可是对于炼脉一道,他们明显还是觉得那些老一辈的炼脉大师,要更加强横一些的。

    “看着吧,我猜他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给我们一个惊喜了!”

    钱三元也没有过多解释,他知道自己说再多话,也不会比事实摆眼前的说服力更强,他也相信那个叫云笑的小家伙,绝不会让自己失望。

    “欧阳门主和李岛主放心,云笑所耽搁的这些时间,在进入九重万毒塔之后,都会自动扣除,也就是说,他必须比倒数第六位从塔内出来的毒脉师,多呆上这么一段耽搁的时间,才能算赢得晋升第二轮的资格。”

    一旁青木乌,此刻总算是给出了一个解释,而听得他这个解释,欧阳万通和李云帆终于不再多说什么。

    同时二人心中感慨,这炼脉师总会果然还是能做到公正公平的,两个唯一的变数,就是看云笑治好那病人,所需要花费多长的时间了。

    …………

    北方座椅之中几位大佬的交谈,云笑自然是没有听到,此刻的他,已经是施展灵魂之力,检查了一番面前木台之上病人的情况。

    已经达到天阶低级炼脉师的云笑,若说起这治病救人的手段,恐怕整个腾龙大陆无人能及,哪怕是天阶中级炼脉师的陆燕机在此,也只能是甘拜下风。

    比如说此时,当云笑感应清楚身前病人的病症之后,其嘴角不由微微上扬,暗道这一次的运气,还算是不错,至少不用花费太多的时间了。

    据云笑的感应,眼前这个病人,在病发之前,应该是一名觅元境中期的修者,可现在却是被病痛折磨,不仅脉气气息若有若无,皮包骨头的形象,更是让人觉得可怖。

    这样的病症,对于普通的地阶高级医脉师来说,无疑是束手无策,哪怕是像钱三元管如风这样的天阶低级医脉师,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因此钱三元和管如风都没有对这位病人轻易动手,就是想再多观察几天,毕竟要是用错了手段或是用错了丹药,等待着这个病人的,或许就是一命呜呼。

    不知道这算是云笑的运气,还是其他那些医脉师的运气,因为要是那些天阶低级医脉师挑选到这个病人的话,能不能治好倒在其次,所花费的时间,绝对会极其漫长。

    不过相对于普通的天阶低级炼脉师,云笑却是多了诸多传自九重龙霄的手段,腾龙大陆的医脉手段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可是他的手段,却只需要一门脉阵就行了。

    噗噗噗……

    云笑右手食中两指连动,接连在那病人的任脉和督脉诸穴上点了一遍,这样的手法,看在一些天阶炼脉师,甚至是地阶高级炼脉师眼中,都很是平平无奇。

    这一刻就连钱三元和管如风的目光,也是盯着云笑的动作一瞬不瞬,对于那位病人,他们自然也是有所了解的,那可是他们都不敢轻易动手的病人啊。

    自云笑化解了总会长大人危机之后,钱三元和管如风这两个天阶低级的医脉大师,都对其炼脉之术极为佩服,这个时候赫然是抱着学习的心态。

    只是云笑此刻所点中的那些穴位平平无奇,看起来和他们所想的手段并不有什么两样,而这样的穴位点中,又有什么意义呢?

    噗!噗!

    然而就在此时,云笑手指微动,赫然是在那病人的某两处奇穴之上各点了一下,看到这一幕,钱三元和管如风,脸色倏然大变,直接从座椅之中弹跳而起。

    “副……副会长,云笑这有点胡闹了吧?”

    哪怕先前管如风一直都对云笑佩服有加,但此刻在看到云笑点中的那两处奇穴之时,脸色却是变得异常难看。

    虽然管如风只是最近一年才突破到天阶低级炼脉师层次,可是他对于医脉一道已经有了很深的研究,至少对一些理论的东西,以他的严谨,绝不会出半点偏差。

    管如风看得很清楚,此刻云笑所点的两处奇穴,一处叫做“死门穴”,一个叫做“惊门穴”,而这两处穴位,可都是能致人死命的死穴啊。

    作为一名炼脉师,管如风清楚地知道别说是两处穴位连点了,就算是只点中其中一处穴位,这名修者也得瞬间一命呜呼。

    甚至是一名普通修者,都明白这两处穴位的重要性,在和敌人战斗的时候,这两处穴位也是防御得最为严密的,就是怕被敌人出其不意地点中。

    这已经不能算是高端的炼脉理念了,就算是一个初学炼脉之术的炼脉学徒,也该知道这两处穴位的重要性。

    作为医脉师,恐怕管如风这一辈子,都没有触碰过这两处可以致人死命的要穴,更何况云笑面前那病人已经奄奄一息,这是觉得其死得不够快吗?

    可是离着这么远的距离,云笑又运指如风,管如风就算是有心要阻止,也是根本阻止不了,在他看来,这一次的炼脉师总会,就要丢个大脸了。

    实在是死门穴和惊门穴,只要是一名修者应该都知道,而云笑的手指动作又没有丝毫的掩饰,让得所有人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

    耳中听着管如风的问话,就连对云笑信心最大的钱三元,都不知道该如何接口了,因为理智告诉他,云笑此刻这样的动作,绝对是在胡搞乱搞。

    可是由于对云笑一直以来行事作风的潜意识肯定,又让钱三元说不出“胡搞乱搞”这样的话来,因此一时之间,他身形都有些呆滞了。

    “啧啧,这小家伙,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一旁的欧阳万通倒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感慨,让得另外一边的李云帆也是一脸的古怪。

    作为两大势力之主,欧阳万通和李云帆怎么可能认不出死门惊门两穴,不过一来他们乃是外人,二来和那病人又没有丝毫交情,也就当成一场好戏看了。

    不过像欧阳万通这样人老成精的人物,却是有着另外的一种心思,甚至可以说对云笑的了解,炼云山这些实权人物们,也没有他了解得多。

    自云笑主宰屠灵战场,更经历过无常岛这一场大战之后,对于这个新近崛起才不过三年多时间的少年,神晓门是前所未有地重视。

    所以欧阳万通一回到神晓门总之后,就传下命令,动用神晓门的一切情报系统,也要将云笑曾经的一举一动,查个清清楚楚。【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