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书号:2

《九龙圣祖》正文 第1372章 谢天挽

作者:庞飞烟
    啪啪啪!

    正当云笑目送灵丸回到自己的房间,自去炼化那混元丹以求继续突破之时,他这座院落的院门,却是被人在外间急促地敲响了。

    “云笑师兄,您在吗?”

    紧接着敲门声传进院中的,还有一道对云笑来说并不太过陌生的声音,而这道声音之中,更是蕴含着一丝急切,让得他心下一动。

    嘎吱!

    云笑拉开院门,果然见得外间站着的,乃是天毒院的毒脉天才司墨,一身毒脉之术,仅次于被称为千毒之子的叶枯,是天毒院长老风起云的得意弟子。

    曾经在炼宝殿,在玄阴洞中,云笑都曾和司墨有过一番交集,虽然对方乃是毒脉师,但在他心中,对方和那叶枯一样,是个值得一交的爽直之辈。

    “司墨师……那个师弟,何事如此着急?”

    云笑原来是要称一声“师兄”的,但想到自己如今在炼云山的地位,只能是改口称作师弟,不过下一句便是直接问了出来。

    在云笑的印象之中,这位天毒院的第二天才虽然性子急躁了些,但是在如今的炼云山,能在炼脉之术上赢过他的年轻一辈,应该并不会很多吧。

    何况这里乃是炼脉师总会的大本营,难道还有谁不开眼敢在这里闹事不成,云笑心思转动,已是猜到了一个可能。

    “云笑师兄,赶紧去救救场吧,要不然我炼云山的面子,就要被人踩在地上践踏啦!”

    司墨确实有些着急,实在是这次发生的事,不仅是他,连他那位天毒院第一天才的师兄叶枯,都感到束手无策。

    “不要慌,慢慢说!”

    云笑倒是很沉得住气,心中的念头愈发清晰,不紧不慢地接口说道,却是让那司墨更加着急了。

    “怎么能不慌?再晚就来不及了,那些家伙……唉,云笑师兄,咱们还是边走边说吧!”

    司墨先是说了一句,然后直接跨上两步,抓住云笑的衣袖就往外间拉,让得后者有些哭笑不得,轻轻甩了甩手,脚下动作却没有停下。

    跟着司墨朝着某个方向而去的云笑,在这一路之上倒是了解了此事的前因后果,其眼眸之中,不由射发出一抹异样的精光。

    原来因为炼脉大会临近,这几日炼云山中陆续来了很多达到天阶层次的炼脉师。

    这些老一辈的人物之间倒是颇为默契,在炼脉大会之前并不会惹出什么事来,可是他们的一些弟子却有些手痒,不怎么安分了。

    老一辈的天阶炼脉师各自静修,而那些年轻一辈的炼天才们,却是不时找炼云山本土天才切磋炼脉之术。

    刚开始的时候大伙倒是相安无事,尤其是医脉一系的比试,无非就是治病疗伤,炼丹治药,一时的输赢,也只是一个面子问题。

    可是当毒脉一系的炼云山天才们,也被外来天才挑衅的时候,情况却是大不一样了,因为毒脉之术动辙伤人性命,一个不慎,那是会闹出麻烦的。

    先前的几次毒脉之术比试,双方都还比较克制,并没有人身受剧毒不治,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双方都比出了一丝火气,所用的剧毒也是越来越厉害。

    其中一次,就有一个天毒院的天才,中了一种奇毒,差一点一命呜呼,还是天毒院的一位长老出手,这才将之解救过来,不过想要恢复,恐怕也得要数月的时间了。

    一时之间,天毒院的毒脉天才们都是义愤填膺,到后来司墨这位二师兄都亲自出手了,倒是挽回了不少属于天毒院的颜面。

    然而当一个叫做谢天挽的毒脉天才突然出手之后,司墨直接就败下阵来。

    在那一次的毒脉比试之中,司墨根本没有太多的还手之力,因为那谢天挽,赫然是一名达到了地阶高级的炼脉师。

    司墨虽然是炼云山天毒院的第二毒脉天才,脉气修为也达到了伏地境初期,可是其毒脉之术,却依旧停留在地阶中级。

    要不是司墨及时收手认输,恐怕等待着他的,就是先前那位师弟同样的下场,而这样一来,天毒院这边自然是脸上无光。

    而且那叫做谢天挽的家伙还放下豪言壮语,说要挑战天毒院所有的毒脉天才,若是有人能胜过他,他就自己滚出炼云山。

    败北之后的司墨,自知实力不济,倒也没有轻举妄动,悄悄打听了一下这谢天挽的来历背景,而这一打听,却是惊骇莫名。

    原来这谢天挽,正是那斗灵商会天阶炼脉师路天温的嫡传弟子,这一次跟着老师前来炼云山凑热闹,却是先行挑衅起了炼脉师总会的这些年轻一辈。

    只是让司墨或是其他的天毒院天才都觉得奇怪的是,这谢天挽以前名不见经传,怎么一下子就达到地阶高级炼脉师的层次了呢,简直就太奇怪了。

    对于炼云山老一辈的强者来说,他们关注的只是高端的炼脉师,而叶枯司墨这些年轻一辈,自然更加看重其他势力的年轻炼脉天才。

    诸多超级势力或是一流势力之中,有哪些炼脉天才,叶枯司墨等人都要如数家珍,却从来不知道有个什么谢天挽。

    尤其是这谢天挽还出自斗灵商会,以前藉藉无名,就好像是突然之间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般,连天毒院第二天才司墨,都远远不是对手。

    只不过虽然对谢天挽的出现觉得有些古怪,但是天毒院的颜面不容轻辱,这一次,作为天毒院大师兄的叶枯终于出手了。

    叶枯可也是货真价实的地阶高级毒脉师,值得一提的是,他能在这短短的数年时间内,直接突破到地阶高级毒脉师层次,和云笑也脱不了干系。

    因为当初云笑传给柳寒衣的那门毒脉修炼之法,青木乌也得到了云笑的同意,可以据此修炼,对于自己的那个宝贝弟子,青木乌自然不会吝啬。

    所以如今的叶枯,那一手毒脉之术,就算是比起一些天毒院的长老来都是不遑多让了。

    司墨老师风起云就曾在私底下说过,假以时日,自己这个天毒院院长之下第一人的位置,都得让给叶枯了。

    先前那些毒脉天才的小打小闹,叶枯根本没有去管,可是在司墨都败下阵来之后,为了维护天毒院的威严,他却是不得不出手了。

    双方约定在内部小广场之上比试毒脉之术,比试方法却也简单粗暴,那就是同时在对方身上施毒,看看谁坚持的时间更久,就是最终的胜者。

    这样的比试方法无疑有着极大的危险性,同为地阶高级的毒脉师,叶枯和谢天挽施展的剧毒,自然都达到了地阶高级。

    在这样的剧毒肆虐之下,坚持的时间越久,或许对于身体机能的侵蚀就越厉害,超过了一个极限的话,恐怕会对以后的修炼,都有一个极其严重的影响。

    只是这一战说起来只是友好比试切磋,事实上却是关系到炼云山和斗灵商会的颜面,双方谁也不想输。

    然而原本对叶枯极有信心的司墨等人,在双方都施展剧毒之后,却是发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看起来那谢天挽很是胸有成竹啊。

    反观叶枯这边,却是在刚刚一开始的时候就脸色凝重,如此脸色看在司墨眼中,瞬间就明白,这位号称千毒之子的师兄,是遇到了生平大敌。

    所以叶枯虽然还没有露出明显的败象,司墨却始终担心,趁人不注意悄悄离开了现场,来云笑这里搬救兵了。

    如今在司墨的心中,恐怕云笑才是最厉害的那一个,莫说是年轻一辈之中了,就算是老一辈中,也只有那位总会长大人,才能胜其一筹了吧?

    因此司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云笑,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将这位师兄给请出来,那就大事皆定,哪怕是叶枯出现什么变故,这位也能力挽狂澜。

    只是云笑和司墨都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朝着小广场赶去的时候,场中的局势已经是又有了一些变化,那位千毒之子的叶枯,很快就要坚持不住了。

    …………

    炼脉师总会,内部小广场!

    这处属于天毒院一方的小广场之上,今日可是热闹之极,不仅是吸引了天毒院的诸多年轻天才,更是将天医院的很多天才都吸收了过来。

    除开这两院本土天才之外,那些跟随各自老师前来的炼脉弟子,还有像聂晓生这样身份不俗的天才们,尽都在边上观看这一场别开生面的炼脉比试。

    因为场中比试的其中一方,乃是天毒院号称千毒之子的第一毒脉天才叶枯,而他的对手,对于诸人来说就颇为陌生了。

    哪怕是号称无所不知的神晓门天才聂晓生,也对这个仿佛突然间冒出来的谢天挽知之不深,只觉这人好像是突然之间就冒出来的一般。

    不过谢天挽虽然名头不响,但那一手毒脉之术却是惊艳之极,此刻的诸多围观天才们,尽都知道此人是击败了天毒院第二天才司墨,这才让叶枯不得不应战的。

    不管怎么说,谢天挽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地阶高级毒脉师,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场中比试双方的状态,已经越来越清楚了。【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