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书号:2

《九龙圣祖》正文 第1035章 介绍一下呗!

作者:庞飞烟
    司徒浪对自己手中这无灵束极有信心,因为这并不是普通的丝网,而是一件已经达到地阶高级的束缚武器。

    连火云鼠的焚炎都不能伤其分毫,司徒浪相信,这么一把破木剑,恐怕连让无灵束颤抖一下都做不到吧?

    嚓!

    然而在下一刻,司徒浪耳中先是听到传来一道轻响之声,然后感觉到手中一轻,他那极有信心的无灵束,在这瞬间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这不可能!”

    一件地阶高级的束缚武器,竟然如此轻易就被人破去,司徒浪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但无论如何接受不了,他手中都已经只剩下了一根断掉的短线。

    无灵束的束缚之力全靠连接在司徒浪手中的这一根丝线来操控,现在一朝断掉,没有了支撑的无灵束,在赤炎的一挣扎之下,已是松散而开,再也对其构不成半点威胁了。

    司徒浪看得很清楚,自己手中无灵束连续丝线之所以会断裂,正是因为那把化为乌光的木剑,所以一时之间,他显得很有些愤怒和不甘。

    “不管你是谁,敢破坏我司徒浪的好事,我一定会让你付出百倍的代价!”

    毕竟是斗灵商会的总部护法,司徒浪实力既强,背景又强大,在这小小的春晓城,他可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过。

    现在被人破坏了好事,司徒浪这一怒真是非同小可,口中之语,也蕴含着极度的威胁,这道声音传将出来的时候,将旁边的申立通等人都惊得呆了。

    原本在申立通他们的心中,司徒浪只要一出马,再加上其手中的地阶高级束缚武器无灵束,那只有八阶高级的鼠形脉妖必然手到擒来。

    这可是付出了一名觅元境后期长老的代价啊,要是还不能抓住那鼠形脉妖,那这春晓城斗灵商会分部,以后都要惴惴不安了。

    哪知道终究还是发生了变故,一道不知从哪儿来的木剑乌光,竟然直接将那灵阶高级的无灵束给切断了,让得司徒浪的手段最终功亏一篑。

    不过在申立通他们的心中,肯定也是和司徒浪言语之中的想法一样,这里乃是斗灵商会总部,没有人能在此地耀武扬威之后轻松离去,哪怕是炼脉师分会的人也不行。

    嗖嗖!

    就在众人因为司徒浪的怒喝之声,将目光转到刚才那乌光木剑袭来的方向之时,终于是见得两道人影跃上了这院落的墙头。

    “那……那位是……”

    而当申立通和司徒浪,将目光转到那其中一个锦袍年轻人身上时,竟然觉得有些隐隐的眼熟,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一般。

    “公年少爷?”

    虽然是在这暗夜星光之中,司徒浪终究是一名伏地境初期的修者,感应能力自然不俗,所以在下一刻,他终于是认出了那锦袍年轻人的身份。

    李公年,那是在斗灵商会总部年轻一辈之中数一数二的天才,其修炼天赋仅次于那位号称百年难遇的超级妖孽。

    年纪轻轻就达到觅元境后期的天才,拿到整个腾龙大陆之上,都已经不算弱者了,而且此刻司徒浪的感应之中,李公年似乎已经突破到了觅元境巅峰的层次。

    更何况李公年除了脉气修炼天赋不俗之外,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地阶低级炼脉师,司徒浪听说前段时间其来到炼云山参加弟子选拔,最终地优异的成绩成为了炼云山的弟子。

    当看到李公年的第一眼,司徒浪和申立通等人,都下意识地忽略了其身旁的那个粗衣少年。

    因为像李公年这样的绝世妖孽,在腾龙大陆年轻一辈之中,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根本没有人能盖得过其耀眼的光芒。

    只是司徒浪想不通的是,如果说刚才那把木剑,是由李公年祭出来的话,那对方有什么理由和自己作对呢?难道也看中了那只火云鼠脉妖?

    司徒浪这一想就想得有些多了,而且以己之心度人,同样从斗灵商会出来的人物,李公年对一只八阶高级的火云鼠生出觊觎之心,也并非是什么不可能之事。

    “下去罢!”

    就在司徒浪申立通等人都打量李公年的同时,其身旁那个粗衣少年却是轻喝一声,然后两人轻飘飘地跃下墙头。

    嗖!

    接下来司徒浪等人就看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只已经挣脱无灵束束缚的火红色鼠妖,身形再次变小,直接一跃之间,跃到了那个粗衣少年的肩头之上。

    “这……

    直到此刻,司徒浪申立通等人才终于看清楚了这个粗衣少年的形貌,那是一个年纪似乎比李公年还小得多的少年,而其面目陌生,根本不是司徒浪熟知的任何一个斗灵商会总部天才。

    刚才司徒浪等人,都将那粗衣少年当成李公年的跟班,或者说什么时候所收的小侍从了,这个时候看到那火云鼠的动作,才知道事情或许并不是自己想像之中的那么简单。

    “吱吱!”

    跟上粗衣少年肩头的细小老鼠,不断手舞足蹈,鼠口中还发出愤怒的鸣叫之声,不时伸出鼠爪指向司徒浪等人,看其样子,似乎是在向那粗衣少年告状。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个场子,我会替你找回来的!”

    这个突然带着李公年出现在院落之内的,自然就是云笑了,他原本有些愤怒的心神,在看到赤炎这副模样的时候,突然之间变得好转了许多,似乎也没有先前那般愤怒了。

    云笑一直都在担心自己来得晚了,赤炎会遭遇不测,或是已经被人炼化成了一只脉灵,再也不可能恢复灵智了。

    来到腾龙大陆的这一年多时间内,云笑可是和斗灵商会打过无数次的交道,无论是像夏庸徐荒这些老一辈的强者,还是李公年等年轻天才,尽都是行事表面光鲜,暗地里龌龊之极。

    好在自己来得还不算晚,赤炎终究是没有被强行捕捉既而被炼化为脉灵,但云笑从眼前的情况之中也能推测出来,若是自己再晚来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情可就难说得紧了。

    “公年兄,介绍一下呗!”

    安抚了一番赤炎之后,云笑转过头来,朝着那边的几人指了指,然后面色平静地出声,声音之中,有着一抹压抑的暴怒。

    “那位乃是我斗灵商会总部的司徒浪司徒护法,他身边的,则是这春晓城斗灵商会分部的分会长申立通,其他几个,都是这分部的长老!”

    看来因为想要恶心一下云笑的原因,李公年倒是曾经了解过一番这春晓城斗灵商会,至于那总部护法司徒浪,他在斗灵商会总部的时候,就已经很是熟悉了。

    虽然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李公年这年轻一辈的天才,在实权上根本比不了司徒浪这样有着职司的护法,但其天赋惊人,难保不会什么时候就身居高位了。

    因此严格说起来,司徒浪和李公年在斗灵商会的地位相差不多,平日里见面也算是相互客气,心照不宣。

    只是在介绍司徒浪等人的时候,李公年心中极度憋屈啊,前者等人不知道,他自己却是知道,现在的自己,可是在云笑控制之下的,一个不慎,今日之事,恐怕并不是这般容易就能解决的。

    “公年少爷,这位是谁?”

    司徒浪的脸色确实有些阴沉,任谁在即将大获全盛的时候,突然被人破坏,心情都不会太过美妙的。

    不过从几句话的交谈之中,司徒浪倒是没有再将那粗衣少年当成李公年的跟班,而是直接开口问了出来,因为他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啊。

    司徒浪可是熟知这李公年的傲性,等闲就算是炼云山两院的顶尖天才,也不可能让其言听计从,现在为何对那粗衣少年如此低眉顺眼呢?

    “司徒护法,这位云笑兄弟的来头可不小,他乃是本届炼云山弟子选拔的第一名,而且在刚刚结束的炼云山年比之上,正面击败了天医院的天才白无双!”

    听得司徒浪的问话,李公年侧头瞥了一眼云笑,却是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也不知道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对于这些,云笑也没有出声打断。

    此刻的云笑,已经感应出那司徒浪,乃是一名真正的伏地境强者,以他现在的实力,对上这样的强者,还有些力不从心。

    毕竟云笑还只有觅元境后期的修为,哪怕是催发祖脉之力,也最多达到觅元境巅峰罢了。

    他能轻松收拾半步伏地境的白无双,但真正的伏地境强者,和半步伏地境,完全就是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云笑?你就是云笑?!”

    然而就在李公年话音落下之时,那护法司徒浪眼中却是精光连闪,同时惊喝出声,让得李公年和云笑都是愕然不解,这家伙的反应,未免有些太奇怪了点吧?

    因为就是云笑自己,也记不起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和这斗灵商会的伏地境护法有过交集,为什么对方一听到自己的名字,竟然有着这么大的反应?

    (本章完)【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