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书号:2

《九龙圣祖》正文 第556章 本命蛊虫

作者:庞飞烟
    “钱副会长,且慢!”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得场中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在钱副会长出手治疗的关键时间,竟然还有人敢出声干扰?

    这位可是腾龙大陆炼脉师总会的副会长,身份地位比在场任何一个都高得多,包括那些同样从腾龙大陆来的势力长老们。

    不过一些有心之人,在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猜测,要说在场还有谁不会惧怕钱副会长身份的话,或许也只有一个人了。

    “果然是云笑!”

    当众人将目光转到声音传来的地方之时,果然见得一个背负木剑的粗衣少年,正在缓缓站起,那盯着某处的眼睛,一瞬不瞬。

    由于这道突然的声音,钱副会长的手臂也是微微一僵,并没有立时将那血色小虫给捏爆,而是脸色有些古怪地转过头来,盯着不远处朝着自己走来的云笑。

    而包括这两位在的所有人,都没有看到,那个玄月帝国炼脉师分会的分会长姚之元,眼中那一闪而没的讶异。

    “难道这小子真的看出什么来了?”

    姚之元盯着云笑的背影,口中喃喃自语,不过却又蕴含着一抹得意,毕竟刚才钱三元的动作,说明其根本就没有找准那男子病症的真正原因啊。

    事实上刚才要不是云笑喝出那么一声,姚之元也是要出声制止的,不过现在嘛,倒是可以再看一场好戏。

    “钱副会长,你要是杀了这只血色小虫,那这位恐怕就要瞬间没命了!”

    云笑可没有去管姚之元那些复杂的心思,他一边朝着中间走去,一边口中已是凝重出声,而他的眼眸,却是一刻也没有离开那血色小虫。

    “什么?”

    听得云笑这话,虽然钱三元并不是太相信,那只右手却是已经收回来了,相对于场中那些围观之人,或许他对于云笑的了解要更多一些。

    只是钱三元知道云笑在凌天帝国炼脉师公会闹出来的那些事,这些从各大帝国前来玄月帝都的炼脉师们,却是半点不知情啊。

    这甚至包括凌天帝国皇室太子聂千秋,当初云笑将所有歧黄碑弄倒的时候,他早就已经离开了。

    所以当众人听到云笑口中说出的这一番话时,脸色都是变得极度精彩,甚至是一些年纪颇老的炼脉师脸上,还带着一丝鄙夷。

    就算云笑夺得了这一届万国潜龙会的冠军,就算他有一个身为天阶三境的强悍姐姐,可是这炼脉之术,小小年纪又能强到哪里去?

    哪怕是云笑的身上佩带着一枚灵阶高级炼脉师的徽章,可是他此刻质疑的人是谁?那可是堂堂腾龙大陆炼脉师总会的副会长大人,货真价实的地阶高级巅峰炼脉师。

    从钱三元出手开始,围观众人都只是抱着一种观摩学习的态度,而从来没有去想过这位副会长大人会出错。

    现在云笑的开口,明显是说钱副会长要击杀那血色小虫的动作是错误的,而且听其言中之意,钱三元这个动作,简直就是大错特错,要害了那病人的性命。

    甚至有些人还心生失望,这少年不会是夺得潜龙会冠军,再多了一个天阶三境的姐姐,一朝膨胀了吧,难道他认为自己的炼脉之术,比炼脉师总会的副会长大人还强不成?

    “云笑,难道不是这畜生吞噬了此人的气血,才导致他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钱三元倒是没有旁观众人那么多的想法,他知道就算自己灵魂之力比云笑强横太多,可是这治病救人的本事,未必便在眼前这少年之上,因此直接问了出来。

    这位钱副会长没有生气,看在众人眼中又是一奇,到了这一刻,他们居然都有些好奇云笑能说出什么话来了?

    “钱副会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大陆之上,有一种叫做‘蛊师’的职业?”

    云笑侧头看了看那依旧在不断扭动的血色小虫,脑海之中闪过一个特殊的名号,当即就问了出来。

    “蛊师?你是说……那些擅养蛊虫的神秘之辈?”

    看来钱三元确实是听过蛊师这个职业的,所以下一刻他脸色就微微一变,指着眼前的病人,凝声说道:“难道此人是一名蛊师?”

    钱三元在腾龙大陆的时候,从某些渠道听到过蛊师的名头,而这种职业很是诡异,平日里也不会出现在修者们的视线之中。

    相传蛊师擅养蛊虫,而这些蛊虫和灵脉境修者炼化的脉灵有诸多相似之处,却又有些许不同,那显然更加神秘和诡异。

    脉灵只能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才能攻敌伤人,而蛊师所养的蛊虫,传说可以在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而且杀人之后,还能按原路反回蛊师所在之地,端地神奇无比。

    “云笑,你的意思是此人是被蛊师下蛊了吗?那为什么……”

    想到这一个可能,钱三元脸上又露出一抹疑惑之色,在他看来,自己逼出的这血色小虫,就是蛊师所下的蛊虫,是吞噬眼前这病人血气的罪魁祸首。

    既然如此,那自己将蛊虫逼出,再将之扼杀,不是对症下药吗?为什么云笑要在这关键时刻阻止自己呢?

    “钱副会长,你错了!”

    云笑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又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人并不是被人下蛊,而是……他自己就是一名蛊师,这只血色小虫,应该就是他的本命蛊虫!”

    侃侃而谈的声音,响彻在整个炼脉师一楼大厅,让得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一下大厅之中不由变得更加安静了几分。

    除了腾龙大陆的诸多巨头,还有一些传承极久的皇室家族之外,很多人都没有听过蛊师这个职业,实在是这个职业太过神秘和诡异,等闲是不会出现在修者们面前的。

    至于那所谓的蛊虫,围观众人更是没有见过,因为见过的人,恐怕都不会再有命活着,想到某一个可能,一些离得较近的炼脉师,都是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生怕被那血色蛊虫沾上。

    “本命蛊虫?”

    闻言钱三元不由眉头一皱,想到一个可能,脸色倏然大变,因为他突然明白刚才云笑阻止自己的原因所在了。

    这被人下蛊,和蛊师本身饲养的蛊虫,那完全是两码事,如果这真是蛊师的本命蛊虫,钱三元又将之击杀的话,那就真如云笑所说,瞬间害了此人的性命了。

    想到自己一世英明,居然差点就付诸东流,钱元三的目光,不由转到了某处,在那里,有着一个神情有些尴尬的老者,不是这玄月帝国炼脉师分会的会长姚之元是谁?

    “这老家伙!”

    看到姚之元的表情,钱三元如何不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道,那老家伙肯定是知道眼前这病人就是蛊师,也知道其体内有着本命蛊虫,却没有事先说明,让得自己丢了这么大一个脸。

    “据我所知,蛊师之中很多都会饲养本命血蛊,以自身气血喂养,来达到和本命蛊虫完全契合的目的!”

    云笑没有去管钱三元难看的脸色,自顾打量着眼前的中年男子,不过下一刻,他眉头又是一皱,已然发现了一些东西。

    “现在看来,这家伙的饲蛊之术,恐怕并没有传承师尊,而是自己摸索,又或者无意中得到了一种修炼蛊师之术的方法,却苦于没有教导,才会受到本命血蛊的反噬,变成这副模样!”

    云笑层层分析,说得有理有据,这一下就连旁观众人,都不再心有怀疑,没看那钱副会长都在连连点头吗?

    一个潜龙大陆的小小少年,眼光竟然比腾龙大陆炼脉师总会的副会长大人还厉害,这时候众人忽然发现,他们之前认识的云笑,似乎再一次变得陌生起来。

    这个少年每每会给人惊喜,脉气战斗力这般强横,没想到这炼脉之术也是如此神奇,到底还有什么东西,是这家伙不会的?

    “姚之元会长,不知道我这番话,说得可有错?”

    就在众人心生感慨的当口,云笑突然回过头来,对着某处朗声问道,而听到这道声音,诸人不用看,也知道其说话的对象,是玄月帝国炼脉师分会的会长姚之元了。

    “你说得没错,这位确实是一名蛊师,而且那血色小虫,就是他以自身鲜血饲养的本命血蛊,不过……”

    说到这里,姚之元脸色古怪地话锋一转,盯着云笑说道:“云笑少爷既然眼光如此独到,不知道能不能将此人治好呢?”

    姚之元完全没有去管那边钱副会长如欲杀人的目光,他一直不待见云笑,此刻后者虽然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本命血蛊,可要说那化解之法,却是未必能有了。

    听得姚之元这话,就连钱三元都是先压下了自己的怒气,其目光转到云笑身上,想要看看这神奇的少年,到底要如何应对?

    毕竟这病人是气血亏损之症,偏偏这吞噬掉其气血的又是其本命血蛊,两者相辅相成,谁也离不开谁,这真是一道矛盾之极的死结命题啊。【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