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书号:2

《九龙圣祖》正文 第1624章 实力震慑

作者:庞飞烟
    这个自认为找到绝佳机会的凌云境巅峰强者,想要趁着薛常则发出攻击的时候,对云笑横施偷袭,以成为那个最终击杀云笑之人。

    不得不说此人还是颇有理想的,以一介凌云境巅峰的修为,竟然敢和通天境后期强者争抢,只可惜他自以为得逞的算计,其实早在那个粗衣少年的反算计之中。

    以云笑的灵魂感应能力,又怎么感应不到这来自后方的偷袭暗算呢

    他之所以没有直接拆穿,那是想要将计就计,借助薛常则之手,来解决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砰!

    兴冲冲而来,以为自己抢得最终一击的机会愈发大了几分的凌云境巅峰修者,下一刻就悲剧了。

    只听得一道大响之声传来,薛常则那蕴含着强横力量的一掌,直接从云笑所制造的影分身后心穿出,精准地轰在了那凌云境巅峰修者的胸口。

    “我……我……我……”

    胸口要害被轰中的凌云境巅峰修者,脸上浮现出一抹极度不可思议的神色,似乎是不想相信眼前的一切,但体内气息的消散,却是在昭示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薛常则乃是通天境后期修者,刚才对云笑的攻击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留手,又岂是一名区区凌云境巅峰修者所能抗衡的

    所以这原本是要击杀云笑的一掌,就变成了那凌云境巅峰修者的催命符,直接将他的心脏都震得破碎而开,再也不可能存活了。

    “原来他早就知道……”

    在生机即将消散的那一刻,这凌云境巅峰修者突然福至心灵,十分艰难地将脑袋转到了某一处,在那里,正在缓缓浮现出一个让他既熟悉又陌生的粗衣身影。

    这道身影自然就是云笑了,刚才的一切完全在他的算计之中,既躲过了薛常则的强力一击,又解决掉一个凌云境巅峰强者,可谓是一举两得。

    只不过出现在这里的云笑,半点也没有看那生机消散掉落到地上的尸身,反而是盯着通天境后期的薛常则,脸色有着一丝阴沉。

    “小子,你倒是有些本事!”

    然而云笑还没有说话,那个通天境后期强者却是先行开口了,口气也不怎么好,想来是刚才被这小小少年给耍了一通,让得他心情相当恶劣。

    一个堂堂的通天境后期强者,竟然连一个毛头小子的残影都没有看破,还将一名凌云境巅峰的修者给生生击杀。

    虽然对薛常则来说,那凌云境的修者连他同伴都算不上,甚至他还能猜出刚才那家伙是想要抢功,但他这一刻的心情,就是有些不爽。

    “阁下和玄阴殿有什么关系”

    而当薛常则阴沉的声音落下之后,云笑却是问出这么一句话来,让得前者微微一愣,全然不知道对方此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回答我,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个答案,关系到你的生死!”

    云笑心情很有些烦躁,事实上要不是他和玄阴殿的薛天傲父女有一些交情,此刻又岂会和这老家伙说这么多废话

    “哈哈,难道我薛常则离开玄阴殿百余年,腾龙大陆尽都是你这般狂妄之辈吗”

    听得云笑言语之中那隐晦的威胁之意,薛常则无疑是被生生激怒了,他乃一代殿主,又是通天境后期强者,又岂会受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子威胁

    “薛常则你是上上任的玄阴殿主”

    骤然听到薛常则这个名字,云笑眉头微微一皱,却是从记忆深处,挖出了当初从聂晓生口中得知的某个玄阴殿大人物。

    由于那神晓门天才聂晓生,一直都想和云笑攀攀交情,对于这样的讨好,原本就对其印象不错的云笑,倒是从其口中,知道了一些关于腾龙大陆几大势力的秘辛。

    要知道那些东西,在神晓门都是被当成极为珍贵的情报,用来加以售卖的,每一份情报都价值不菲,却被聂晓生拿来和云笑打关系。

    据云笑所知,这所谓的薛常则,乃是玄阴殿上上代的殿主,当年可是腾龙大陆最为顶尖的几人之一,其辈份,甚至是要比陆燕机还要高上一辈。

    薛氏一直都是玄阴殿举足轻重的一股势力,其族中每每会出一些惊才绝艳之辈,好几代玄阴殿的殿主,都是从薛氏一族出来的。

    在薛常则和薛天傲之间的一任殿主,倒并不姓薛,但这两位可都是薛家不世出的人物,隔了一代之后,玄阴殿主之位,便又落到了薛天傲的手中。

    所以在听得那老家伙自报名姓的时候,云笑就知道其身份了,这也是他并没有立时动手的原因所在。

    毕竟云笑和薛天傲父女都是有一份交情在的,如果这叫做薛常则的老家伙识趣,他并不介意饶其一条性命。

    “我说你好歹也曾经是玄阴殿的殿主,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看不出来”

    在得知对方身份之后,云笑心头念转,然后便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口气之中,甚至还蕴含着一丝仿佛长辈一般的责备。

    “小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闻言薛常则微微皱了皱眉,但不知为何,看到那粗衣少年的云淡风轻,他心头没来由地就升腾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薛老殿主,和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赶紧杀了他,咱们也好从这鬼地方出去啊!”

    其中一名通天境中期的修者,明显也是知道薛常则身份的,只不过他看起来比较心急,话音落下,竟然没有等薛常则有所动作,便是在云笑的身后发动了偷袭。

    这位明显是自恃同为通天境中期的修为,认为自己这一击暴起不防,这个人类少年又好像想要和薛常则聊点什么,这一击必杀的结果,似乎有着很大的可能。

    只可惜这通天境中期强者,不仅是低估了云笑的感应能力,还低估了这粗衣少年的反应速度,这也注定了他接下来的悲剧。

    唰!

    只见云笑凌空斜跨了一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看在不远处薛常则的眼中,这一次的跨步,简直就是妙到毫巅。

    那偷袭的通天境中期强者,这一次倒是学了个乖,并没有用自己的肉身朝云笑发出攻击,而是手持一柄锋锐之极的长剑,想要将云笑的后心到前胸,刺出一个透明窟窿。

    而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个斜跨步,不仅是将那一背刺偷袭让了开去,而且让得那通天境中期的强者,胸前暴露出一大片的空当。

    这或许是因为这通天境中期强者没有料到云笑的动作,偷袭不成,反而是把自己吓了一跳,再想做什么动作已是来不及了。

    嗤!

    只听得一道轻响之声发出,紧接着这个通天境中期强者的胸口,赫然是多了一个血洞,一柄不起眼的木剑,正在从其身后缓缓浮现而出。

    心脏被刺穿的通天境中期强者,脸上如同刚才被薛常则击杀的那人一样,浮现出一抹极度的不可思议,低下头来,愣愣地看着自己胸口汩汩流出的殷红鲜血。

    “我……我可是通天境中期强者,怎么……会死”

    这是此人留给诸人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他的整个身形,便是生机消散,从空中掉落而下,狠狠地摔在了下方实地之上,再无一丝气息。

    “这……”

    看到这一幕,那些只有凌云境的修者们,仿佛终于是恢复了一丝理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总算是再没有任何愚蠢的动作。

    要知道那位可是通天境中期强者啊,比他们差不多高出一个大阶,而这样的人物,竟然也是被那粗衣少年一剑穿胸而死。

    这看起来和刚才死在云笑剑下的那些凌云境修者,并没有什么两样,甚至还是在其先行偷袭的情况之下,被云笑给反杀的。

    人都是惜命的,先前的诸多人类修者,只是因为看到云笑乃是一个毛头小子,自恃力量强横,这才不自量力一拥而上。

    哪知道这个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小少年,竟然是如此的强悍狠辣,仅仅这么一段时间过去,场中便是多了近十具毫无声息的尸身。

    现在连通天境中期的强者,都不是那少年一合之敌,这无疑是将他们刚才消失的理智,还有能一朝脱困的诱惑,冲淡了几分。

    这能杀掉云笑,让那半步圣灵兑现自己的承诺固然是好,但前提是自己还能留得一条性命,现在看来,这明显就是无法完成的奢望啊。

    就连那通天境后期的玄阴殿上上代殿主薛常则,看到云笑竟然举重若轻击杀了一名通天境中期强者之时,其眼角也不由狠狠跳了跳。

    说实话,先前云笑杀凌云境修者如杀鸡,对薛常则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那样的结果,他自己出手也能做到。

    可即便薛常则乃是一名通天境后期强者,让他一招之间就击杀一名通天境中期修者,恐怕也是极难办到的。

    更何况刚才还是那通天境中期强者先发出偷袭,云笑被动接招,却还能做到这一步,如此实力,简直可畏可怖。【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