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都市言情 >> 傻子的燃情岁月(书号:29176

章节目录 13.又庆余年(2)

作者:肖邦乱弹琴
    姚远进屋,看见抗抗还在床上躺着,就二话不说,脱鞋上床,过去掀了被窝,把她给抱起来。www.pinshuguan.com

    他怕抗抗挺着个大肚子,躺在床上的时间太久了,伤着腰。

    姚远手刚放到她腰上,抗抗就“哎吆”一声。

    他赶忙住了手问:“咋了”

    抗抗就怪他说:“你的手冰着我了!”

    原来,屋里炉子烧的旺,十分暖和,抗抗在被子里只穿件小背心就可以了。姚远抱她,手就碰到她肌肤上。他刚从外面进来,外面冬天冷,手当然就凉了。

    姚远就故意使坏,站在她身后,用腿夹紧抗抗的身子让她动弹不得,接着把手伸进抗抗背心里,在她胸脯上揉搓。

    他边揉她嘴里边说着:“让你个小懒虫睡懒觉,不起来!”

    抗抗被他的手冰着,一个劲大呼小叫。

    正在这时候,只听的院门“哐当”响了一声,姚远怕是姜姨过来,赶紧住手,从床上下来了。

    进来的却是姜美美,抱着摇摇。看见抗抗还在被窝里坐着,就嘲讽她说:“你可真行啊,我姐夫不回来,你就不起来是不是还非得有人伺候着,替你穿衣裳,你才肯起来”

    抗抗就说:“我身子笨,你又不是看不见,让你帮我一把你都不肯!”

    美美就问:“那你怀摇摇的时候呢,你是怎么起来的”

    美美刚才已经过来一趟了,看着抗抗在床上躺着,就要她起来。抗抗却要美美把她扶起来,说自己起不来。

    美美这个气,她还没听说谁怀个孕就得让别人伺候着的呢!她就是不管她。

    美美不管,抗抗就干脆闭上眼继续睡,怀了孩子本身就觉多,再睡一会儿估计大傻就回来了,那就有人管她了。

    最终,抗抗把美美给气跑了。

    姚远明明知道抗抗是耍赖,可也不能守着小姨子说她不对。美美最喜欢给她姐姐挑毛病了。

    姚远就对美美说:“你姐怀摇摇的时候不容易,那时候腰就不好了。是我不让她一个人起来,怕她伤着腰。”

    美美就看着姚远说:“你就瞎编吧,她生摇摇我又不是不在,她啥时候伤着腰啦惯她就说惯她呗。”就看着怀里的摇摇说,“摇摇,羞羞你妈这个大懒虫!”

    摇摇就伸出小手来,在自己的小脸蛋上来回刮着说:“羞,妈妈羞!”

    抗抗看着摇摇,就咧开嘴笑了,把被窝掀开,伸出双手来说:“来,摇摇,妈妈抱,到妈妈被窝里来,我这儿暖和。”

    姚远就说她:“赶紧穿衣裳,别冻着!”

    守着美美,姚远也不好意思直接就给抗抗穿衣裳,就把她的棉袄拿过来,给她披上。

    抗抗好像还真让姚远伺候惯了,就是不往棉袄袖子里伸手。姚远只好拿着她的手,给她放到袖子里,跟伺候摇摇差不多,把棉袄给她穿上,再给她扣上扣子。

    美美看不下去,就对姚远说:“妈让我跟你说,今中午就吃你带着上坟的那些东西就行了,待会儿你从自行车上卸下来,搬到那边去。”

    姚远给抗抗穿上棉袄,又给她拿过棉裤来。看架势,抗抗还是没有自己穿的意思。

    姚远只好把她从被窝里弄出来,把棉裤往她的腿上套,边回答美美说:“我知道了,你姐起来我就过去。”

    这时候,美美早看不下去,抱着摇摇走了。

    姚远就说抗抗:“以后咱守着美美,别这么着成不成”

    抗抗说:“我就是故意气她。去年你装傻的时候,她说的啥你忘啦她让我和你离婚,然后她和你结婚!有妹妹这么和姐姐说话的吗”

    姚远就明白了抗抗还为那句话生气,这是故意气美美。你看大傻待我多好,我想怎样就怎样,你就别再打歪主意了!

    姚远就笑了说:“抗抗啊,那句话你理解错了。美美那不是为了我,那是为了你呀。她怕你受不了这个打击,才会这么跟你说啊。”

    抗抗才不相信,高了声说:“拉倒吧,她就没按好心!”

    姚远就叹口气。抗抗心底虽然纯洁,同样也思维简单,稍高深一点的东西,她就懒得想了。

    抗抗穿好了棉裤,就坐到床边上,等着姚远给她穿鞋。

    这个时候,大家也只有棉鞋和布鞋好穿,一般人家穿不起皮鞋。抗抗不怀孩子,和姚远进城玩的时候,才舍得穿皮鞋。

    不是她穿不起,而是一种自小养成的节约习惯。

    姚远就给抗抗穿上袜子,再把布棉鞋给她穿上,系好鞋带。

    边做这个的时候,就边说:“抗抗啊,要判断一个人对你是好是坏的时候,首先你就得站到他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心里要想着,如果我是他,我应该怎么做,他为什么会这么做,这么说这叫换位思考,明白吗”

    抗抗坐在床沿上,看着姚远蹲在地上给她穿鞋,心里美美的。

    听姚远和她说话,就撅着嘴说:“不明白,我就知道,美美不该这么欺负我,老是看不起我。你都那样儿了,还和我抢你!”

    姚远只好和她耐心解释:“你是美美的亲姐姐呀,她怎么会和你抢呢再说我当时就是个傻子,值得她和你抢吗她当时误会了你说的话,以为你嫌弃我了,不想给我看病了。

    美美从上高中开始,就一直跟着我学习,把我当她的亲哥哥。她对我的感情,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是兄妹之间的感情啊。”

    抗抗不信说:“那她为什么和我抢你那叫趁人之危!”

    姚远只好再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咱比如说,你最亲的亲人得了病,眼看就要不行了,你救不救他”

    抗抗说:“你就是我最亲的亲人了,我当然要救了。”

    姚远说:“这不就完了吗美美也是这么想啊,她要救我。你当时那么说,她就以为你根本就不打算救我,就觉得你嫌弃我了,所以她才那么说。她的意思,不在于和我结婚上,而是要照顾我一辈子上,这是亲人才肯做的事情,这个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抗抗说:“她凭什么给你当亲人啊,那我算什么啊那还不是要和我抢吗”

    姚远就直拍自己的脑袋,半天才说:“她就是误会你不想救我了,也因为你是她亲姐姐,她又想救我,就是因为这两个因素,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呀!她觉得,你不如她生存能力强,再有我拖累着,你可能熬不过去。你和我离婚了,她替你把这个担子担起来,既可以救我,又可以让你减轻负担熬过来。她这是要牺牲自己,解救咱们两个人啊,这个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抗抗就不说话,皱着眉琢磨姚远的话。

    姚远就又开导她说:“美美自小和你一起长大,你说,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呢,还是个只顾自己的坏孩子”

    抗抗想半天说:“美美从小心眼儿倒是挺多的,但她没有坏心眼儿,真碰上事儿,她就不和我吵架了,还帮着我出主意。”

    姚远说:“这就对了。抗抗你也没有坏心眼儿。你就这么想,美美遇上大难处了,要活不下去了,你会怎么办呀”

    抗抗说:“我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救她了。”

    姚远就再问:“那,要是为救她,会牺牲你自己呢”

    抗抗想想说:“那也得救!她是我亲妹妹呀。”

    姚远说:“这不就对了她是你亲妹妹,她不就是和你想的一样,要牺牲自己来救你吗”

    抗抗就瞅着姚远,半天才说:“你的意思就是说,我错怪美美啦”

    姚远就反问她说:“你说呢”

    抗抗就不出声,好久叹一口气说:“我以后再不和美美计较了。”

    姚远就拍她头一下说:“记住了,这就叫换位思考!”

    抗抗心里的结这才算解开,换了笑容说:“快中午了,咱们赶紧过去做饭吧,要不妈一会儿该过来了。”

    姚远就把她扶起来。抗抗在前面挺着肚子慢慢走着,姚远就搬了那个上坟用的木头箱子,一起过姜姨那面去了。

    姚远早就和大家说了,今年的年夜饭由他来做。一开始姜姨不同意,你从来没做过饭,你会做吗

    可姚远坚持要做,姜姨也拿他没办法。

    姚远做事,向来都是有板有眼,没有十足把握,不会轻易出手的。

    他给抗抗做那个中山装用的模特,姜姨开始都没琢磨明白他干什么。可他做出来,就是一个标准的人上半身的样子,然后姜姨才明白他干什么用。

    然后,抗抗的中山装做出来,就有了别人做不出来的形状,一下就火了。

    他做那个土淋浴,也是这个样子。都是计划的详细到每一个细节,直到他弄好了,别人才看明白他的目的。

    对付张顺才,那更是没得说。先让张顺才放弃追究抗抗,然后就让自己的口供作废,一环套一环,耍的张顺才团团转,最后还让他给吓疯了。

    这么深远的计划,姜姨就更弄不明白了。

    这种人,他说自己要做一桌丰盛的年夜饭,你敢说他不会做,弄不出来

    其实,姚远以前是培养干部,属于矿机的人才,住的宿舍是单身公寓,带着厨房。平时他也是自己做饭吃,和当时的对象就在单身公寓里做饭过日子,就差一场婚礼而已。

    一般炒个菜,做个饭,姚远本来就会,而且手艺也不错,他只不过没做过大菜。

    有那个菜谱,他潜心研究,把佐料比例都严格按照菜谱上说的准备好,又有过去做饭的经验,再说家里也不请别人,就他们几个,弄几个像样的大菜也就够了,应该没有问题。

    大家晚上惦记着吃姚远做的大菜,中午也就是随便对付点,饿不着就行了。【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