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都市言情 >> 农家傻女(书号:29113

《农家傻女》正文 第863章 奸细

作者:半步成诗
    丫鬟什么都不知道,她是进来伺候人的,可是刚来没一会就突然很困,闭眼就睡着了,刚醒来就看到夫人带着人进来了,谁能告诉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夫人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乔玉灵边毫无形象的打着哈欠边问。www.pinshuguan.com

    单夫人皱眉,心中嫌弃极了,但嘴上倒没这样说:“夜里府上进来了一群人,怕你出事儿,所以过来看看你。”

    “哦,出什么事儿呀?”

    乔玉灵一副她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单夫人白了她一眼,没有接话,“既然你没什么事情,就好好睡着吧,怕出岔子,我安排两个人在门口守着,有什么需要你就跟他们说,不要出房间。”

    乔玉灵没回答,她这是被软禁了。

    看着单夫人走时留下来的两个护院,乔玉灵有些郁闷,不过原本今晚的小偷,她还真有点床了,打算睡觉了。

    单家人都因为她忙碌着,而她呼呼补眠。

    另一边南宫辰维的情况与乔玉灵差不多,单夫人带人来了乔玉灵住的院子,单心伟与单心雄两人带着人到了南宫辰维的院子,也是开始敲好几遍门都没有反应,后来他们感觉怪异,打算将门踹开的时候,门开了。

    “有事儿?”

    南宫辰维一身里衣,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不悦。

    单心伟道:“影风兄睡得挺沉,我们悄了半天门,还以为你不在里面呢。”

    南宫辰维皱眉,“不在这里,我会在哪里?”

    单心伟被噎了,可是单心雄就没有那样好说话了,他阴阳怪气的看着南宫辰维,“今天夜里府上有贼人进来,为了排除嫌疑,所以有都需要做证明。”

    南宫辰维没说话,就那样看着单心雄。

    单心雄对女人有兴趣,有耐心,可是对男人完全没有什么兴趣,也没有耐心,干脆大手一挥,“将狗牵上来。”

    看到狗,南宫辰维笑了,在逃回来的路上,他们便想到了单家人会用这一招,于是乔玉灵提前给了他药粉,就算是单家所有的狗都围过来,也不能闻出来。

    狗被牵上来了,南宫辰维手里的药粉也一点点撒了出来,开始狗是冲着南宫辰维去了,可是刚走两步干脆直接趴在地上,开始吐起舌头,这惊人的变化单家两兄弟傻眼了。

    单心雄怒,“这条傻狗,去换两条。”

    这时又有两条狗走了过来,与前一条的情形差不多,一条趴下了,一条没有趴下,却是慢慢走向了单心雄,然后冲着他不停的摇晃着尾巴,一副求吃食的样子。

    “傻狗。”

    单心雄骂了一句,怒气冲冲的走了。

    单心伟见状冲南宫辰维道:“打扰了影风兄,早些歇着吧,府上今夜不安全,我留四个人守你门口护着,有什么事情他们可以保护你。”

    南宫辰编没说话,单心伟慌忙离开了。

    单家两兄弟一路去了正厅,到的时候单夫人,单父,单老爷子,单心天都在,除了去秘道的单心荣不在。

    “如何?”

    单心天着急的问。

    单心雄愤怒的说:“这些傻狗都可以宰了吃狗肉了,让它们去闻,竟然一点也不动,干脆趴地上了。”

    单心天与其他三个长辈全都不解,单心伟轻声解释道:“影风在屋子,不过我们敲了好一会,打算撞门的时候,门才开的。”

    “咦,我也是。”

    单夫人说。

    众人全都看向了单夫人,单父扫了一眼自家夫人,又扫了一眼单心伟,“你们是说,你们去到刘玉灵和影风院子的时候,他们两个的门都敲了好久才开的?”

    单心伟点头,单夫人说:“是呀,我都打算将门撞开了,不过刘玉灵房里有个丫鬟,那个丫鬟睡得很沉,可闭刘玉灵是等着丫鬟开门,丫鬟没动,刘玉灵无法只能自己起身来开门,看她也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恩,影风也是刚睡醒。”

    单心伟补充。

    众人便好奇起来,单老爷子沉声道:“不可能是他们两个,派人将他们看好就行了,其他的丢了我们可以再找,但刘玉灵务必要看好送到王爷府上才可以,不能出差错。”

    “是。”

    “且不说人,就说笼子,对方也不可能这样轻巧的带走,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院子里的那些狗肯定早就被动了手脚,这次敌明我暗,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你们现在一个带人去将院子外面守住,只准进不许出,一个带人去整个府上查,看看人和笼子被藏到了什么地方,另一个去盘查府上那些可疑的人。”

    “是。”

    姜还是老得辣,单老爷子紧条有序的安排好一切,单家三兄弟明确分工去干法了。

    单老爷子抬头看了单夫人一眼,“你去将府上正妻妾室都查查,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是。”

    单夫人知道这次事情很大,也不敢耽搁,立刻就离开了。

    单老爷子起身去找吴老了,单父想了想去找单心荣,然后再看看向个儿子进度。

    单老爷子找到吴老的时候,吴老脸色铁青,屋子里的温度都降了好几个度。

    “一定要找,一定要将他们找出来,竟然敢毁了我的药皿,真是不知死活。”

    吴老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阴狠。

    单老爷子诧异的看着被挂在一边刘小芳父亲的尸体,“死死了?”

    “恩,不知他们用了什么样的手法,我与小荣进密室的时候,他还活着,可是里面的笼子和孩子都不见了,我们出来之后就各自忙去了,没一会我就收到消息说药皿很怪,可能看到了对方的脸,我再赶过来的时候,药皿已经死了。”

    “留下来毁了药皿的是一个人,其他人带着笼子先走了,毁了药皿的这个人必须是熟悉这院子的,在毁了药皿再离开,几乎不可能。”

    单老爷子分析道。

    几乎是同时,两个老头都想到了那个报信说药皿有异样的护院,当时只有他动手才不会被看出来,当真是绝“老夫都已用药,这些人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挑战我的耐心。”

    吴老说着气冲冲的离开了,单老爷子也跟着一起出去,帮忙去了。

    家里出现了奸细,这是任何一个主家都不想看的。【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