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他们不会是……

作者:方方
    ..org,最快更新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沈鑫一手抓着警服外套在肩上,一手拎着东西,左右袖口随意卷到手肘,露出紧实的小臂肌肉,再配上那张英俊阳光的脸,整个一偶像片中的男主。

    严欣一看来人,忙微笑道:“哟,是沈先生啊,赫医生在补觉,我去把人叫醒。”

    “不用,不用,我正好路过,给他送点东西来。”沈鑫拎过去,“我先走了,等他起来后,跟他说一下就行了。”

    “那沈先生慢走。”

    赵悦的眼睛一直等到那个帅气的男人消失不见,才舍得收回来,“又帅又阳光,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

    “为我量身定做的好不好!”严欣不甘示弱,老板这么多同性朋友当中,就数这个沈鑫最亲民,一点都不高高在上。

    “我们看看他送的什么”

    “水果,咖啡,还有……面膜”

    两个助理面面相觑!

    天!

    难道昨天和老板睡了一夜的,是沈sir

    ……

    沈鑫正要发动车子,就看到副驾驶位上,杨奕琳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他。

    “干什么”

    “鑫哥,你怎么对赫律师这么好”

    “好吗”

    “好啊,又是送吃的,又是送喝的,我还没有用过这么好的面膜呢!”杨奕琳一脸的委屈。

    “人家是少爷,他用的面膜我都不认识牌子,都是国外进口的。”

    “你怎么知道,你住他家啊”

    “对啊!”

    杨奕琳惊得眼睛都快瞪出来,“你,你们同居了”

    “瞎想什么!”

    沈鑫在她蹦亮的脑门上弹了一下:“我家拆迁,我借住他家。”

    “那还好!哎啊妈啊,刚刚吓死我了!”杨奕琳抚着受惊吓的小心脏。

    “怎么就吓着你了”

    “我以为你们是……”

    “是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杨奕琳嘿嘿干笑两声,“走吧,走吧,咱们快点走访去。”

    “毛病!”

    沈鑫嘀咕了一声,点火,拉手闸,踩油门一气呵成。

    杨奕琳拿眼角偷偷打量他一眼,嘴角不自觉的扬起来。

    ……

    车子停到马路边。

    沈鑫指了指巷子的两边,道:“你左边,我右边,有情况打电话。”

    “没有情况,能不能打电话啊”杨奕琳嬉皮笑脸。

    “杨奕琳,你调戏人民警察”

    “对啊,就说给不给我调戏吧”杨奕琳眼睛像小星星,隐隐透着期盼。

    沈鑫一个头,两个大。

    他在感情上是迟钝,但再迟钝,也抵不住这丫头一次又一次的示好,都看在眼里呢!

    按理说,这丫头条件挺好,人也不娇气,性格更是直爽,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点那种想法都没有。

    “不给!”沈鑫扔出两个字,扭头就走。

    杨奕琳嘴里“哼”了一声,“现在不给,以后就给了,早晚把你拿下!”

    这次的走访属于地毯式的,三人分工合作。

    陈坚负责调查案发地段的所有监控,他们两人实地走访,工作量极大。

    沈鑫一家一家问,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手机响,一看来电显示,他笑笑接听:“醒了”

    “怎么不叫醒我”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暗哑。

    “又不是什么大事。东西都是进口商店买的,将就用。”

    “特意跑了一趟”

    “对啊,谁让你陪我一夜的呢,算是感谢,先不说,我正忙着。噢,今天晚饭真得你自己解决,下班我去陪师傅。”

    “等下!”

    “还有什么事”

    “我好像感冒了!”

    “赫律师,你多大的人了,感冒还和我说!多喝水!”

    沈鑫挂了电话,想想,又补了一句:“他是不是傻”

    赫瑞文听着手机里的忙音,拿抽纸擤了下鼻涕,心想:自己可真傻啊!在那家伙的眼里,别说感冒,就是受伤都是小事一桩。

    “赫医生,预约的客人到了。”

    “请他进来。对了,以后沈鑫再来,不管什么事,天上下刀子都叫醒我。”

    “好的,赫医生!”

    赵悦满脸期待道:“那个拎袋,要不要我们帮你解决”

    老板的病人很多,病好后为了表示感谢,病人常常会买一些东西送给他。

    老板几乎不吃病人买的东西,这就幸福了她们两个助理。

    “我没给你们开工资吗这点东西也眼馋”男人的目光严厉。

    赵悦吓得小心脏一哆嗦,赶紧把门关上。

    一转身,她脑子里连续迸出几句话。

    第一句--卧槽,不会真的被她们说中了吧!

    第二句--卧槽,卧槽,自己还没有恋呢,就失了!

    第三句--卧槽,卧槽,卧槽,他们到底谁拱谁啊!

    ……

    给两个病人做过心理辅导后,赫瑞文没有在诊所多逗留一分钟,拎着那包塑料袋就回到家里。

    昨天晚上应该是冻着了,感冒症状越来越明显。

    自己这身体很是诡异,平常没病没灾的,但只要一感冒,绝对山崩地裂,而且没有一个星期好不了,吃药也不管用。

    把自己包裹成一只粽子,他把袋子里的水果拿出来清洗,洗到一半,门铃响。

    “妈,你怎么来了”

    罗玲玲女士用又嗔又娇的眼神瞪了儿子一眼,“再不来,你还记得我这个妈,你说,你妈我长什么样”

    罗玲玲女士出身书香门第,爸爸,妈妈都是大学教授,十成十的高知家庭出身。

    大学认识的赫爸,赫爸一眼爱上,迅速展开追求。赫爸的自身条件没说的,法律世家出身,长得又高又帅,除了贪玩没啥毛病。

    两人谈了两年恋爱,罗玲玲女士觉得赫爸的狐朋狗友太多,提出分手,并且远赴异国留学。

    人,总要在失去了才知道后悔。

    赫爸于是千里追妻,又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才把老婆给追了回来。从此以后,罗玲玲女士就走上了把老公踩在脚底下的人生巅峰,到目前为止,她没有走下来过。

    因为结婚晚,再加上前面两胎都是女儿,所以生赫瑞文的时候,罗玲玲女士已经三十八岁的“高龄”。

    都说么儿得宠,这话放在赫瑞文身上一点不假,罗玲玲女士一个月见不着儿子一面,连和罗爸爸过“老年性生活”的兴趣都不会有。

    “我妈貌美如花,人见人爱,花见花败……阿嚏!”

    罗玲玲女士一听这声“阿嚏”,立刻把儿子拉进沙发里,一摸,烫手,至少38度以上的高烧。

    “今年还没感过冒”【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