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玄幻魔法 >> 对手(书号:28521

《对手》正文 第3162章 好助理

作者:雪在烧
    夏彦非真是有些万念俱灰的感觉,不是因为沈韶琪的出现,他跟刘虹雁之间关系再冷淡,也是会勉强维持着的,顶多会偶尔打打野食,解决一下生理上的需求,绝对不会闹到离婚的地步的。www.pinshuguan.com人都是有惰性的,习惯了某种生活之后,即使不尽如人意,也是会选择继续维持的。

    除非是有什么事物的出现打破了这种惰性,是沈韶琪的出现让他感觉到他也许还可以过一种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活,为了追求这种新生活的刺激,他才跟刘虹雁摊牌离婚,也是为了这种新的生活,他才更多地利用手中的权力去为沈韶琪和刘虹雁争取更多的利益。只是没想到的是,他折腾了半天,不但没得到他想要的那种新生活,还把自己给折腾进去了。

    夏彦非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已经算是走进了穷途末路了,而且不但把自己给折腾到了这种地步,他和沈韶琪之间的故事还会成为一场莫大的笑话,人,人们在谈论他们的时候,一定会觉得他是一个极为愚蠢的家伙,都已经人到中年了,却还没弄懂人情世故,居然脑子发热的去追求一个过去的明星,还为此想要跟妻子离婚,结果把自己闹到身败名裂的程度。

    是啊,自己有够愚蠢的。

    第二天上班,傅华一进办公室打开电脑,就新闻网站上看到了某行行长夏彦非昨夜主动到相关部门投案自首,相关部门正在对夏彦非进行调查的大幅报道,这也是预期中的结果,只是傅华还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好像昨天沈韶琪才来找他问夏彦非的情况,当然夏彦非就投案自首了。

    不过夏彦非的问题应该还没有像叶先生那么严重的,报道对夏彦非涉及到的问题措辞还相当的客气,只是说主动承认了自己犯下的一些错误,并没有使用什么道德败坏或者给国家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这样的字眼,想来在现在这些被采取了措施的公职人员之中,夏彦非涉案的程度还是相对较轻的。

    这几年像夏彦非这个层级的公职人员被查已经是时有发生的事情了,所以也没有引起特别的轰动,要是以前,夏彦非这个层级也能算的上是大老虎之一了。现在相关部门整肃公职人员已经是一种常态,人们对此也就没那么敏感了。

    傅华对此庆幸的是,他当初并没有帮夏彦非出钱给沈韶琪购买住处,要不然熙海投资肯定会受牵连,接受相关部门的调查的,一入公门深似海,恐怕熙海投资现在就已经招惹上了很大的麻烦了。

    傅华在公司简单地处理了一下日常的事务,就去了孙朝晖的朝晖集团,这是孙朝晖要他过去的,王莉从海川回来了,熙海投资也算得上是海川项目的股东之一,孙朝晖是想要他去听听王莉汇报的海川市项目的情况。

    到了孙朝晖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孙朝晖一个人,孙朝晖冲着他点了点头:“先做吧,我打电话让王莉过来。”

    孙朝晖拿起电话正要打给王莉的时候,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推门走了进来,看着孙朝晖笑着说:“我跟田叔叔已经聊过了,田叔叔让我下周一正式开始上班。他给我介绍了朝晖集团的一些情况,感觉上您做的真是挺棒的。”

    傅华看这个青年男子的眉眼跟孙朝晖有几分相似,肯定是孙朝晖的儿子了,孙朝晖这个人一向是很注意隐私的,他的妻儿几乎很少在公众场合露脸,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妻儿的情况。朝晖集团内部也是很少有人知道孙朝晖家庭的情况的。

    但现在听这个男子说要到朝晖集团上班,看样子孙朝晖是想让儿子正式在朝晖集团登台亮相了,傅华心中不禁有些感慨,不知不觉中他好像已经变成了长辈了。

    “林宇,”孙朝晖用慈爱的目光看着儿子,“来,我介绍你认识一下,这位是傅华傅董事长,熙海投资公司就是傅董的产业,朝晖集团这一次在海川市的项目,傅董的熙海投资也是合作方之一。”

    傅华笑着跟这个林宇握了握手,点头致意,然后孙林宇就跟他告辞离开了,傅华看着孙朝晖笑着说:“令公子真是一表人才啊,接下来就要准备培养他接班了吧?”

    孙朝晖笑了笑说:“现在谈接班还早着呢,林宇刚从英国毕业回来,我是想着先让他在公司几个重要的部门轮岗学习一阵子,等过几年看看他是不是那块接班的材料再说吧,我并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的。”

    傅华笑笑说:“看来孙董还是一位慈父啊。”

    孙朝晖苦笑着说:“现在这个时代跟我接受教育的那个年代已经大大不同了,这些孩子都有自己的主见,你根本就逼迫不得的,逼大了就会走向相反的方向的。不是已经有几个二代子弟已经明确的拒绝接替父母管理家族企业吗?我现在只能对儿子采用怀柔政策,慢慢引导着他,尽量把他带入正轨。”

    随着改革开放最初一代的企业家上了年纪,家族企业的新旧更替已经是摆在企业家面前的重大的课题了,相比起他们来说,他们的儿女并没有遭受到他们当年困苦的成长环境,相应的也就没有了他们身上的那种吃苦的精神。而要管理好一家像样的企业,可是一件相当辛苦的事情,有些二代子弟们并不是很愿意承担起这个责任的。

    傅华笑了起来:“孙董多余当心了,以您的头脑绝对能够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

    孙朝晖苦笑着摇了摇头:“那还真不一定啊,你别看在林宇在场面上似乎是很乖巧的,但真是拗起来,我的话他一样不会听的,这跟做生意根本就不是一个路子的。好了,不说这个了,我让王莉过来。”

    孙朝晖就打了电话给王莉,几分钟之后,王莉敲门走进了孙朝晖的办公室,看到傅华笑了笑说:“傅董过来了。”

    傅华笑了笑说:“王助理这段时间在海川市辛苦了。”

    王莉笑笑说:“我跟朝晖集团的同事在海川市的这段时间东奔西走的,确实是挺辛苦的,倒是傅董您躲在北京挺清闲的,海川市的项目是我们俩家公司的,您这个样子可就有些不应该了吧?”

    傅华笑了起来:“王助理这话有些不太客观了吧,海川市的项目本来就是你们主打,我们跟着喝汤的,如果我们也跟着东奔西走的,就有些喧宾夺主了,孙董也不会愿意的。”

    孙朝晖笑了:“如果傅董真的愿意去海川市为了项目东奔西走,我倒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相反我还很欢迎呢,即使我为此让渡出一部分权益也是心甘情愿的,不过就怕傅董不肯接手的。”

    傅华知道现在孙朝晖很是想要把原来与唯一娱乐相关的一些项目都转让出去,但是业界却并没有人愿意接手宋步时留下的这个烂摊子。海川市这个项目虽然看上去远景很好,但是投资规模过大,而且短期内还是很难看到投资回报的,这种项目对于熙海投资本身而言,根本就是并不合适的。

    “孙董真是跟我开玩笑了,也就是您才有这么大的胃口吃得下海川这个项目的,熙海投资这条船太小了,跟您喝口汤还可以,如果在加大投入的话,会撑死的。”

    孙朝晖看了傅华一眼:“傅董真是够滑头的,好了,我就是跟你看个玩笑罢了,你不用这么紧张的。现在就让王莉跟您汇报一下海川市项目的进展情况,我大体上已经听过她的汇报了,觉得这里面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你这个海川市人出面帮忙协调一下的。”

    王莉就开始汇报海川市项目的一些进展情况,孙朝晖所说的项目需要傅华出面帮忙协调的,是一些朝晖集团和海川市政府在项目上面存在的一些分歧,孙朝晖希望傅华能够出面协调双方的意见,尽快地让双方达成一致,好把项目继续推进下去。这也是当初孙朝晖为什么非要傅华加入这个项目的主要原因了,傅华在海川市经营多年,在海川市有着很多的人脉资源,在朝晖集团跟海川市政府发生分歧的时候,傅华出面协调,一定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的。

    这些也是在傅华的意料之中的事情,一个重大的项目推进起来,肯定不会一帆风顺的,出现一些矛盾和困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听完王莉的讲述之后,傅华就点了点头说:“行啊,我会尽快的跟海川市方面沟通的。”

    “这些事情仅仅是在电话上沟通恐怕是不行的,要知道项目推进是不等人的,”王莉笑笑说,“我希望傅董能够抽出点时间来跑一趟海川市,有些话讲在当面跟电话里聊聊力度可是大不一样的啊。”

    傅华看着孙朝晖笑了一下:“孙董啊,您可真是请了一个很好的助理啊,这个紧迫盯人的样子可真是让我有点受不了了的。”【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