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武侠修真 >> 为长生(书号:28142

章二百零四.兄与弟

作者:吾即正道
    薄雾冥冥,长街空旷。一列车马于长街奔驰。

    青石路中,一颗不起眼石子躺在路边。

    龙纹马车直直由石子上驶过。石子被碾得嘣飞,不知钻到哪里去,而马车也轻震一下。

    震幅不显,不过唤醒车内睡着的人是足够了。

    李仙缘醒了后才自己睡着了。

    ……那被拖出去斩,也只是梦罢了。

    日有所思么……李仙缘轻揉眉心暗道。打修仙之后,自己可是许久未做过梦了。

    仔细回想一下,梦境又变得模糊起来。虽说去过皇宫,连后宫都钻进去一趟……但他自然不知宫殿内里什么样,一切具是脑补,模糊也是自然的。

    诚王见他醒了,轻笑道:“李兄总算是醒了。”

    “景同兄话有些多,所以我才睡了过去。”李仙缘往暖炉里填了块碳道。

    几乎被指着鼻子骂唠叨,诚王不见恼色,反而有些高兴。他巴不得李仙缘如此。或说见惯了他人卑躬屈膝,李仙缘这对付同辈的态度更令他心喜。

    之前只是自言自语,现在李仙缘理他了,有来有往岂不乐哉。当下又开了话匣,滔滔不绝——

    李仙缘挠了挠眉心墨印,倚靠车厢,听诚王话语不断,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被马车甩得远远。

    马车悠悠,半个时辰后。已达朝天门外石桥前。

    下了马车,王府马夫把马车灵至一边,李仙缘则随诚王前行上桥,穿过朝天门侧门门洞,进入内城。

    他一眼便望见一片广阔白玉广场前屹立一座宫殿。

    武凌殿。

    新京,大商最中心处。

    武陵殿,新京最中心处。

    殿前白玉广场,雕梁玉栏,九十九段玉石台阶连绵,顶端便是武陵殿,大气磅礴。金黄琉璃瓦重檐殿顶华丽,透着重重威严。

    九十九段玉石台阶,威武雄壮御林军两排而立,手持寒光长戟,不为寒风所动。

    李仙缘等人并非来的最早的。台阶上已有两两三三穿着官服的官员。他们见了诚王,停下话语作揖行礼。顺便好奇望向李仙缘。

    诚王含笑,一一回礼。带着牧苏武陵殿前。一阵喧嚣隐约传出。

    龙椅上无人,皇帝还未来。

    迈过门槛,进入武陵殿。

    诚王低声言:“我知你素不喜这些事,满朝文武便不为你一一介绍了,日后有机会再说。

    李仙缘颔首,自觉不再跟随诚王,独自走到最后排。

    他区区一个六品侯,放眼满朝再找不到比他品级更低的了。兴许门外持戟武士都比他品级高些。若不是诚王领着,哪有他来的份。

    而诚王自然是走至右排第二位置,第一是空着的。

    随着官员来得多了,殿内如市集般乱哄哄一片,不时爆发一阵豪爽大笑。

    他算起眼,朝上仅有他未穿官服,一身长袍。又是年纪轻轻。又不起眼,谁没事在朝堂大殿上东张西望,自然看不到最后面躲在柱子旁的李仙缘了。

    柱上蟠龙栩栩如生,赤带如锦文,许是工匠对照龙宫那帮子龙雕刻的。

    见龙爪有点脏,李仙缘哈上口气,拿袖子蹭了蹭,结果没蹭掉。那脏东西好像已经粘到龙爪上了。

    牧苏心想下次带个小锤子来。

    李仙缘位在门口,冷风吹进来多有些寒意,他两手插入袖中,又往柱子后站了站,打量朝堂,隐约看出朝上官员派系。

    连他个头次上朝的童生都能够看出,除非皇帝是瞎子,连这都看不到。

    诚王所言无错,皇帝真在刻意让二子相争。

    刚站定不久,就听身前几名五品文员窃窃说,太子回来了。

    太子

    李仙缘几分好奇往门边看去。

    冬日晨光,几率雾色投进大殿,映照出一道斜长人影,正拉到前方诚王脚下。

    一道并不高大人影迈步走入。他相貌平常,粗看去有近三十岁。有几分正气。穿着一身蟒袍,肤色古铜,身材壮实。步伐稳健,更像是将士而绝非那位传闻中的太子。

    他未望向李仙缘这边,李仙缘也看不到他的正面,但猜也猜得出那双眸如何坚韧。

    他未看两边任何人。披着晨曦,龙行虎步,走向那朝堂前端,缓缓转身,含笑望来的诚王。

    “久日不见大哥,如今一见,却是差点认不出,还以为是哪里的昆仑奴。”

    诚王儒雅含笑而谈,如对就不见之好友。话语却是尖酸刻薄。

    “呵。”太子轻哼,走到诚王面前,微微俯视矮他几分的诚王:“弟弟才是,越发细皮嫩肉了。”

    诚王一触即离,并不与太子纠缠此话题,转而问道:“大哥在蜀国待了数月,不知有何收获”

    “稍后你便知晓了。”

    一片官服挡在眼前,挡住了那高高在上的龙椅。挡住了兄弟二人针锋相对。

    似乎也挡住了李仙缘的仕途。

    修士入朝为官,自古也数不出几个。就是那向来不靠谱的祖师爷吕洞宾,也是辞了官后才修得仙。似乎这其中有何皓束制约。

    过了片刻,武陵殿忽静下来,见一搭着拂尘,一身紫服,面白皮嫩的老太监走至上首,高声叫喊。

    “皇上驾到——”

    重重人影挡着,甚都看不见。只有那众官员一同压下身,高呼吾皇万岁。以及片刻安静中的那脚步声。

    李仙缘上跪天,下跪地,中跪师门。对皇家他没甚敬意,自然不会跪,蹲下意思意思得了。

    他不敢抬头看,怕那皇帝注意他,喊出拖出斩首这话来。

    眼眸斜瞥,门槛就在脚边,转身就跑还来得及,况且——

    李仙缘将袖中玉牌往里塞了塞。那老神仙给的玉牌姑且可以一用,虽说大材小用了。

    “众卿平身。”

    声音几分苍老,更多则是威严与高高在上。

    “似乎不是他。”李仙缘想。上次万花园,他怀疑那老者便是皇上,只是不敢确认。如今听音,两者声音有很大不同。

    可惜不敢抬头,不然一看便知了。

    “启奏皇上,臣有要事要报。”忽中气之声朝堂上响起。

    “督御史,有事稍后再奏,朕此时另有要事。”

    “是——”

    李仙缘眉毛微挑。【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