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驸马(书号:28141

第零一七章:李世民请家长?

作者:碧海思云
    离开凤鸣楼,柴令武又带着小萝莉逛了一会儿街,路过一个高档乐器行时,小萝莉买了一支湘妃竹箫、一张古琴当长孙皇后的生日礼物;孝顺的小萝莉没有忘记自己的父皇,她给李世民的礼物是四只大小不一的毛笔跟一方砚台。

    与此同时,她还给姑父兼未来公公也买了礼物,礼物跟送给李世民的一模一样。

    小萝莉的成熟懂事,令柴令武称奇不已。

    如此表现,实在令人无法将小萝莉与问出‘未婚妻、未婚夫、妻子、丈夫是什么’的小丫头挂钩。

    柴令武见状,也顺手买了一些礼物,希望贿赂到李世民,从而将凤鸣楼发生的事情摆平掉。

    小萝莉如愿以偿的买到心仪的礼物后,这才尽兴而归。

    “小两口”提着回到皇城!

    小萝莉将礼物交给她的宫女后,便带着柴令武去见李世民。

    柴令武有些忐忑了起来,也不知道舅舅兼未来岳父会如何的惩治自己。

    李世民这次接见的地方,不是甘露殿,也不是‘沧海’,而是在甘露殿后,金水河边的延嘉殿。

    内侍领着‘小两口’走到门户敞开、端庄雄伟正殿,便退着身子告退。

    李世民正与三人端坐其中,大概正聊着什么沉重的话题,面容都不苟言笑,气氛有些凝重。

    柴令武发现自家老子赫然在座,见到自己到来,柴绍一双虎目便狠狠地瞪了过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柴令武心头一下子拔凉拔凉的!

    他又偷瞄了另外两人一眼,一人是名年约六十、气派十足的帅老头,另一个人长得跟禇彦甫长得一个款式,比禇彦甫还要丑上几分,不用猜也知道他是长孙无忌的小弟——褚遂良。

    至于那个帅老头,恐怕就是萧锴的家长、宋国公萧瑀了。

    果然不出所料,小萝莉拜见李世民、柴绍之后,分别以萧大人、褚先生相称。

    “舅舅、父亲!萧大人、褚先生。”柴令武跟着抱拳行礼。

    “啪!”

    李世民一巴掌拍在案几上,板着脸咆哮道:“两个混账东西,你们干嘛去了眼中还有我这个父皇、舅舅么尤其这你,柴令武,你干嘛了”

    李世民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显然是在极力压制着怒气。

    但眼尖的柴令武却发现李世民眼中有着笑意一闪而没,顿时,柴令武感觉到自己的胆气呼的一下子全部回来了,整个人瞬间满血复活,忐忑一下子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镜子一般的平静:“回舅舅话,我上午陪同公主殿下体察民情、品尝民间甘苦;正午到凤鸣楼就食,吃饱喝足后,定下了伟大的人生目标!”

    “什么伟大人生目标”李世民有点好奇的冷冷问道。

    他早已得到密报,也知道错不在柴令武,只不过萧锴、禇彦甫实在太惨了些,因此,不得不故作姿态一番。

    “希望有朝一日,世人提到我的名字时,会说柴令武的父亲是谯国公,而不是说谯国公的儿子是柴令武。”

    众人直被绕得云里雾里,李世民愣道:“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柴令武大声道:“说柴令武的父亲是谯国公,是因为先知道我柴令武,才知道谯国公;而后者,完全相反。”

    “朕明白你的意思了!”李世民点头道:“你的意思是希望有朝一日超越你父亲,让你父亲以你为荣了”

    “正是如此!”柴令武答道:“我的人生目标是当一个文能安邦、武能定国的有用之人!”

    李世民嗤之以鼻,不屑道:“就凭你四大恶人中的老二”

    “噗”小萝莉喷笑一声,连忙用手把小嘴死死的捂住。

    柴令武理所当然的说道:“连圣人都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我现在浪子回头,所以圣人也必须原谅我。他不原谅我的话,就是出尔反尔、言行不一的小人。”

    小萝莉削弱的肩膀一抽一抽的,苦忍着笑,却还是不可遏止的笑出了声。

    李世民哭笑不得,萧瑀、禇遂良尽管恼火,但也被这种解读气乐了。

    柴绍却羞得老脸通红,脸上尽是狰狞扭曲道:“逆子,还不闭嘴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柴令武肃然道:“父亲大人这话就错了!”

    “哪不对了”柴绍大怒道。

    “人生一世,名利二字!名,就是这张脸!这张脸的存在不就为了丢的么您的脸不给我来丢,还要给谁丢啊……”

    “噗!”李世民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论起面皮的厚度以及无耻的深度,杀兄弑弟、屠兄弟满门的他自认不输给任何人!可是现在,李世民算是遇到对手了,这个柴令武的无耻惊天动地!

    不过!

    这种论调,虽然稀奇古怪,但众人不得不承认,居然有那么一点道理。

    歪理也是理啊!

    萧瑀大笑道:“哈哈…大将军,你这次子还真是赤子心肠,很有佛性…‘人生一世,名利二字!’与‘名就是这张脸’,说得非常好哇…为了‘名’这张脸,不知害死了多少人。这张脸不要也罢…”

    柴令武倒是意外的看了这个帅老头一眼,难道自己的奇葩论调,把他擂晕了。连打儿子仇恨都不顾了

    真是人老糊涂了!

    是该退出权力中心,否则误己误国。

    他不知道的是,萧瑀乃是一个深精佛理的佛教徒,对于得道高僧非常敬重,多次出资修葺寺庙,也多次请高僧入长安讲佛论道。佛教在大唐能够日渐兴盛,萧瑀算的上是大功臣之一。

    柴令武这番怪论怪调,在他这个虔诚的佛教徒耳里,却越听越觉得意味深长!

    这与仇恨各是一码事。

    “朕没空听你的诡辩…”李世民一挥手,言归正传道:“定下伟大的人生目标后,你又干了什么”

    “我和公主自个谈论人生理想、规划人生目标好好的!”柴令武很是委屈道:“谁想到禇彦甫公子跳起来说‘好大的口气,依某看来,如此狂妄自大、好高骛远、为非作歹之徒,万万配不上长乐公主殿下。’”

    “表哥转述的一个字不少、一个字不多。褚公子就是这么说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证!”小萝莉在一旁补刀道。

    李世民脸色有些难堪!心头也有些发火了,如今的柴令武有着脱胎换骨般的变化,昨天一试,更是试出了四大治军良策。所以,对于这个浪子回头的外甥、女婿满意之极。

    禇彦甫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柴令武‘万万配不上长乐公主殿下’,这不仅是对柴令武的污蔑,更是置疑自己的决定呢。

    可是禇遂良这个当父亲的,不问个青红皂白就恶人先告状,真当他这大唐皇帝是好糊弄的

    你禇遂良的儿子是人,难道我的女儿就不是人了难道我的外甥就不应该替舅舅出气

    “褚爱卿!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李世民越想越怒,越想火气也越足,不大不小的声音偏偏在所有人心处回荡。

    一旁一直打酱油的禇遂良心里战战,天子一怒血流漂杵或许夸张了点,但是天子的怒火的确没人能够承担。

    他跪伏于地,口中大呼:“臣治家不严、教子无妨!又因犬子伤势过重,导致失了方寸,臣死罪!”

    “禇彦甫非议皇室,却也受到了严惩。此闹剧就此罢了。爱卿平身吧!”李世民一想到禇彦甫那不成人形、宛如猪头的伤势,神色为之一缓,都是当父亲的,他倒也解理禇遂良的心情!

    在古代八卦皇亲婚姻的大事,可是要掉脑袋的,李世民如此,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谢圣上!”禇遂良松了一口气,他感到自己内衫都汗湿了。

    李世民又问道:“你殴打禇彦甫情有可原,你唆使房俊、杜荷殴打萧锴、高行真又是怎么回事”

    “父皇,事情不是这样的。”小萝莉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道:“表哥并没有理会褚公子的挑衅。”

    “哦难道这事儿还另有隐情不成”李世民惊讶了。

    禇遂良叫苦不迭,汗水哗哗的流淌。

    柴令武没有理会挑衅,难不成是自家儿子先动手不成这不是找死吗

    “表哥给我唱了一首歌,褚公子便出手打人,见他打不过表哥!萧公子、高公子上前帮忙。房俊、杜荷是帮表哥的。”小萝莉一脸的天真无邪,一脸的童稚可爱。

    仗义!

    柴令武心中一阵大赞。

    “你给长乐唱了什么歌唱来给大家也听听!”李世民更加惊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