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都市言情 >> 总裁老婆赖上我(书号:25790

第512章 是谁?

作者:吃鸡大哥
    齐凝儿想到昨晚,威尔的告白,一脸的心虚。她不愿意陆易多想,陆易每天忙公司的事情,已经很累了。这种小事,她根本不会答应的小事,何必说出来,让陆易徒增烦恼呢

    陆易看着她神色有异,仍是有些怀疑:“真没什么”

    “嗯,真的没啥,就是想喝了......”齐凝儿赶忙否定道,说完,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我昨天......没有做什么丢人的事儿吧”

    她不问还好,一问,陆易看着他楞了三秒,突然开始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

    齐凝儿被笑的一头雾水,“没有”没有那他怎么还笑的这么开心本来被心虚填满的小脑袋瓜儿,一下子就只剩下不爽二字。

    “真没有”齐凝儿一脸不可置信的问,她可不傻,没有什么,他陆易,平时都不笑的一个人,能笑成这个鬼样

    “说!昨天我干什么了”齐凝儿有些生气。

    陆易笑的不能自已,“你真的要知道吗哈哈哈哈哈哈......”

    齐凝儿更郁闷了,一脸惆怅的看着陆易。陆易识相的禁了声,一脸憋笑,捂着肚子在一边颤抖。

    齐凝儿这下彻底不问了,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划开一看时间,十一点十七分。

    嗯,都十一点了,齐凝儿突然反应过来,“十一点了!”

    “今天星期一啊,不行,要迟到了......”齐凝儿也顾不得害羞,掀开被子就光着身子跳下床,在衣柜里翻腾起衣服来。

    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齐凝儿第一次迟到吧,陆易坐在床上,弯着嘴角,一脸促狭的看着齐凝儿,一脸的笑意。

    “我也没去上班啊......”陆易悠悠的说着。

    “你对吼,你公司没事吗回这么早”

    星期一,可是一周最忙的日子,现在是上午十一点,她的第一反应是,陆易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回来了,压根就没往迟到旷工那方面想。

    陆易则是一脸黑线,这个女人,自己没有心,也潜意识里觉得别人没有心,当真是可恶极了。但是呢,这美人美景,要是不看,可当真是煞风景了。

    “别忙了,我给你请过假了。”

    齐凝儿刚好穿上文胸,扣好了带子,双手正在调整双乳的位置,陆易干脆躺在床上,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一脸色眯眯的流氓样儿。

    “硬挤也没用,a再怎么挤都是a。”陆易吐槽道。

    “啊!”

    齐凝儿抬头看向陆易,手上的动作顿时就停了下来,嗷一嗓子就跳上了床,重新用被子捂住自己。

    “嘿......身材挺好的,你遮什么昨天某人脱完衣服,还一脸风情的问我美不美呢。”

    说来也是好笑,两人结婚这么多年,为爱鼓掌的事情也不少做,偏偏这齐凝儿却是一直这么害羞。有时候,为爱鼓掌的时候,陆易也烦齐凝儿的扭扭捏捏,想让她主动一次。但是,有时候,比如说现在,陆易就很享受齐凝儿的害羞,越是遮掩,就越是风情。可是齐凝儿自己没有意识到。

    “你闭嘴!出去!我要换衣服!”齐凝儿凶巴巴的,一脸的不容商量。

    陆易可不怕她,坐起身来,双手一撑,把齐凝儿压在身下。

    “你......你干嘛你出去你......”男人突如其来的威慑力,让齐凝儿有些慌张。

    “你......你不要乱来啊,这可是白天!”齐凝儿结结巴巴的,一边说一边去推身上的男人。

    齐凝儿那里是男人的对手,在男人怀里,就像个猫咪一样,张牙舞爪的虚张声势了半天,也没推动男人分毫。

    陆易的声音是好听的,充满磁性的男低音。看着怀里,挣扎的女人,脸都红到了耳朵根儿,粉粉的,很是可爱。

    “那晚上就可以了吗”

    说实话,陆易确实压着一股火,昨天这个女人,只负责撩,撩完就呼呼大睡,让陆易很是不爽,也不是没动过干脆就强上的念头。

    但是看着齐凝儿的睡颜,陆易到底没舍得动她。再年轻气盛的日子也过过,不管怎么说,这齐凝儿现在都是他老婆,是会相伴他一生的妻子。连古人都说,“又岂在朝朝暮暮。”他又如何忍不得

    齐凝儿喝这么醉,指定要睡懒觉,陆易一大早,先拿出齐凝儿的手机,翻开通讯录,给陈露拨了电话,先给齐凝儿请好了假。之后,又打电话到公司,让秘书把一天的工作都用电脑给他传过来,需要签字的,直接整理好,让林安给送到了家里。做好这一切,又让王妈熬了大米粥。

    宿醉醒来肯定是不好受,喝了大米粥,安慰安慰辛苦了的胃,是陆易照顾齐凝儿的方式。

    但是他没想到,这齐凝儿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迟到的事,而且居然身手依然矫健,果然是工作狂无疑了。但是美人光着身子这等美景,虽然不是意料之中,但却成功的勾起了,陆易昨晚未灭的斜火。

    齐凝儿这下脸红的更彻底了,被俯视的姿势,成功的带走了遮掩的被子,酥胸漏出冰山一角,因为有了内衣的支撑,刚好抵在陆易胸口上。

    舒服的触感,让陆易有些心猿意马,低头就埋在女人胸口亲了一口。

    齐凝儿赶紧双手抱着陆易的头,推开他,红着脸小声的说:“你别闹,这是白天呢!”

    “白天怎么了这是我家,你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亲一口还不行了”陆易平日里,一副高冷禁欲的霸道总裁风,实际上就是一个小流氓。

    齐凝儿被他反驳的无话可说,依旧把着他的脸,不然他一脸流氓的往下看。

    “晚上......晚上行不行,大白天的,不好。”齐凝儿妥协了,但是她还是不想白天,她下午可是要上班呢,陆易从来在床上,都没个节制,她可不想下午扶着腰去上班。一想想那画面,齐凝儿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好。”

    陆易倒是不再难为她,大方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心满意足的放开了他,自己滚到了一侧。反正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她齐凝儿能躲得过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

    齐凝儿见陆易不再闹腾,也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咬咬牙,掀开被子就开始继续穿衣服。

    初秋的天气,不是太热,齐凝儿选了一件黑色的长袖打底,一件薄厚适中的短皮上衣,一天藏蓝色的紧身牛仔裤。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衣品还是很好的,平时在实验室上班,齐凝儿不喜穿的太招摇,穿衣搭配,多以大方简洁为主,纤细的身材,美丽的面孔,能轻松驾驭各种搭配。

    齐凝儿一会儿就拾掇好了自己,陆易还一脸意犹未尽。齐凝儿走到床边,轻轻的在他脸上拍了一巴掌。

    “总裁,醒醒,天亮了。”

    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这齐凝儿一巴掌,算是拍到了老虎屁股上。陆易一下翻身坐起,严肃道:“你居然敢打我!”

    “对啊,我家暴呢......”齐凝儿一脸笑意,她也不是总被陆易压制的。

    陆易有些好笑,立马配合她,身子一软,倒在床上,嘴里哼哼唧唧,“来人啊......这女人家暴了......我一个黄花大闺男......怎么这么命苦......娶了这么个狠毒的女人啊......”

    齐凝儿被逗的哈哈大笑,两人又磨磨蹭蹭闹了半天,这才吃了午饭出了门。

    “老板,两点的会议我已经推到了两点半,这里是下午开会要用的资料,这一周公司情况运行正常,例会还是一个小时,暂时没有什么突发状况。”林安跟在陆易身后,跟他汇报道。

    陆易从下了车,就一路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他的步幅很快,林安要一路小跑才能追的上他。

    “好的,我知道了。”陆易说完,突然脚步一停,林安始料不及,差点一头撞在陆易身上。

    “对了,你再去给我办一件事,去给我查查,昨天晚上,夫人见了什么人”陆易记得早上齐凝儿的闪烁其词,能让她喝这么醉,他一定要知道原因。

    齐凝儿一进实验室,就看到了迎走来的陈露。“陈姐!好巧啊。”

    齐凝儿快步跟过去,非常自然的挽住了陈露的胳膊。

    陈露看到齐凝儿,就一脸促狭的笑:“你老公说你喝醉了,怎么回事玩play吗”

    齐凝儿真是服了陈露的脑回路,大龄未婚女青年,平日里一脸的正经严肃,怎么开起玩笑来,就跟死鬼陆易一样的流氓

    “哎......胡说什么呢我真的喝醉了,现在头还疼呢。”说着就憋着嘴巴,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

    陈露可不吃她撒娇这一套,一手拍过去,“行了,跟我就不要撒娇了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你妈呢。”

    “妈,我要吃冰淇淋。”齐凝儿张嘴就来,也不在乎是不是被人占了便宜

    。

    陈露翻了个白眼:“你可真是妈妈的乖女儿。”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忽然就打了个喷嚏。

    “谁想我了”齐凝儿摸了摸鼻子。

    “少臭美,是谁骂你了吧。”陈露在旁边毒舌道。

    “你真讨厌。”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又开始斗嘴。

    两个小时后。

    陆易结束了会议,正在办公室看资料。林安拿着一个小u盘,快步走进了办公室。

    “老板,查到了。”

    “嗯,她昨天晚上见了谁”陆易头也不抬的问。

    “报......报告老板,不知道。”

    林安自知办事不力,少不了一顿骂,不由得有些结巴。

    “不知道”陆易终于抬了头,“你怎么办事的查了俩小时,你居然跟我说不知道”

    林安不敢辩驳,伸手把u盘递了过去,嗫嗫喏喏的说道:“昨天夫人去了庭院,被一个人拉到庭院的大榕树下,说了半天的话。但是庭院的光线不好,尤其是树下,黑黝黝的,根本看不清人脸。”

    陆易一言不发,拿着u盘,就插到了电脑上,监控画面里,庭院里各色的男男女女有很多,陈露一走开,齐凝儿自己散着步走到了榕树下,也就几秒钟的事,黑影下,齐凝儿一下就被拉到了大榕树的阴影下,只能看见她的背影。

    再往后看,齐凝儿走后,阴影里走出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径自就出了院子。【本站网址:www.pinshuguan.com品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