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馆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书号:1205

第498章 你在红楼,我在西游

作者:咬火
    云遮雾罩。

    即便殿内都是冰雾,却依旧难掩身段挺秀的曲线。

    一袭白衣,肌肤晶莹,如花树堆雪,粲然生光,再加之身周雾气轻拢,给人非尘世中人,气度高雅之感,比古人画里走出来的还要好看。在她身上,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这是名正值韶华年龄的美丽女子。

    胸部饱满,双腿笔直修长,紧绷有力,蛮腰若柳盈盈一握,柔情绰态。

    当方正进入殿内时,恰好看到白衣女子已脱困,浑身衣物湿漉漉紧贴全身,紧致勾勒出双峰曲线以及圆润紧绷的修长两条腿。眼前之景,仿佛是在诉说着,这些水渍都是冰封消融后打湿了衣物。

    甚至,打湿后的白色织物,容易高透,方正还看到了bra钢圈,这惊艳的一幕,就连方正都有些始料未及,人直接在原地愣了一下。

    湿身bra诱惑.v。

    当看到方正进入殿内,这名玉颜上雕刻着精致五官的白衣飘飘女子,眸中神色闪过一丝惊慌,似也发现到自己春光乍泄,脸上还升起一抹妩媚动人的红晕,贝齿咬着红唇,有种勾人心神的风情万种媚态。

    “韭菜四号…啊不,白,白前辈,你终于醒过来了!”方正欣喜说道。

    “看够了没,还不赶紧转过身去!”白衣女子似是因为不好意思,一声似不好意思的细声嗔怪,直接挠得男人心头痒痒,真是个撩拨男人的尤物。

    “白前辈你真美。”方正目光痴了下,但很快,方正反应过来,脸上有些羞赧。

    然后,他一本正经的认真脸看着白衣女子:“白前辈的美,我觉得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我觉得我就像是在王者峡谷里被貂蝉杀死的吕布,因为就连战神吕布都过不了女神关。”

    “王者峡谷?貂蝉杀死吕布?”白衣女子一时有些迷,也忘了继续叫方正转过身去。

    “吕布不是被曹操绞刑死的吗?”

    “貂蝉的最终下场不是下落不明吗?”

    “王者峡谷那又是什么?”

    这还是其所认知的历史吗?

    为什么吕布最后是被貂蝉杀死的,还死在了王者峡谷里?

    面对白衣女子的黑人问号脸,方正还是那副一本正经脸:“白前辈有没有听过一个成语?”

    ??

    方正:“貂蝉在王者峡谷里杀死吕布,两人只能说是各为其主,如果不上班怎么奶活孩子?白前辈你说对吧。”

    白衣女子:“……”

    这熊大孩子的历史是谁教的,你给我出来!

    神的各为其主,不上班怎么奶孩子!

    貂蝉是吕布的挚爱,不管是历史还是野史上,都没听过吕布有家暴史啊?这两人怎么可能会厮杀到一起?

    “其实…我说了这么多,只是一时间想不出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白前辈的倾国倾城美丽,白前辈的神秀内蕴,眸蕴诗菁,似皎洁神月,似月阙仙之,清丽绝世若不容亵渎的仙葩出水,弃尘脱俗,早已无法用任何庸俗词语所能形容,所以我只能借貂蝉和吕布的典故来形容白前辈在我心中的无上之姿。”

    白衣女子神情一呆:“我真有你说得那么好看。”

    方正一脸认真:“白前辈,你可有在我眼里看到一样东西?我眼里只住下白前辈你一个人,再也住不下其他人,白前辈请看着我那对真挚又水灵灵的大眼珠子。”

    方正说到激动和感人处,人不由上前几步。

    白衣女子吃吃笑说道:“油嘴滑舌,你这人说话还挺有意思的。”

    “白前辈,我们的感情,算不算是不伦恋?毕竟你喊我一声爷爷,那我终身都是白前辈的二大爷。”方正忽然扭扭捏捏一句,挠挠头说道。

    白衣女子再次一呆。

    我什么时候和你有感情?谈恋爱了?还有,不伦恋又是个什么鬼?!

    又是貂蝉在王者峡谷杀死吕布。

    又是人伦道德。

    为什么你说的,我都听不懂,我们真的是身处在同一个世界吗?

    还有,你什么时候又成我二大爷了?我什么时候多出来你这么个年轻又满嘴鬼话的二大爷?

    “白前辈可有听过一句话?”方正又说道。

    目光充满感情的真挚看着白衣女子,越走越近。

    “什么话?你又想说貂蝉和吕布的故事?”

    方正继续感情真挚说道:“你在红楼,我在西游。”

    “什么意思?”白衣女子疑惑,不解看一眼方正。

    “你在红楼男女情爱,恩怨纠葛,感叹人生如梦…我在西游里风餐露宿,九九八十一难,降妖伏魔!!”

    当说出最后的伏魔二字时,伏魔二字如炸雷,像九天霹雳近在咫尺炸响,刹那,方正血气方刚,额头青筋暴突,他点燃肩头一把阳火,手里鬼头刀没有任何征兆的近距离削砍向白衣女子。

    可白衣女子的身子似是没有脚般,在如此近距离下,直接飘着横移一步,刚好避过方正这一刀。

    然而!

    白衣女子刚一躲闪,就立刻察觉到不对,真气漩涡!

    其身子竟不退反进,人主动迎上银色寒光的锋利刀口,刀锋极速切割空气,压迫风罡,当!

    一声金铁交鸣的爆炸,直接砍中了白衣女子的胸前。

    顿时白衫爆碎,裸露出一具身体,竟是披头散发,模样有些狼狈,缺失了下半身,腰部伤口处血肉模糊,正有尸毒黑血不断滴落的尸王!

    赫然是去而复返的两段尸尸王!

    此刻,宫殿里的幻象也消失,白衣女子依旧还被冰封住,并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这尸王居然不知什么时候潜伏回来。

    可谁会想到,老的在算计小的,小的也同样在算计老的,方正戏精上身,一阵虚与委蛇的演戏,当近身后直接暴起杀人。

    说杀人就杀人。

    毫不拖泥带水。

    真气察敌!

    气感幻术!

    宫殿里,披头散发的尸王,双臂高速转动,宛如一对风火轮,快速出招,手臂撕裂开呼呼风声,抵挡方正如狂风暴雨般砸落而来的锋利长刀。

    两道身影,一攻一守,方正抢占先机后,手中长刀没有任何的间歇,一秒就是数十刀劈砍而出。

    但方正发现,即便是重伤之躯的尸王,依旧不是他能力敌的。

    重伤的尸王,速度依旧比他快上一线。

    真气察敌根本无法打断尸王的出招。

    只能不停的疯狂出招,压制尸王没有喘息机会,无法展开反击。

    “你到底是怎么看出破绽的?”接招的间隙,披头散发的尸王恼恨看着方正。

    这一个主人,一个宠物,怎么一个比一个更阴险狡诈!

    “为什么?”方正出手速度丝毫不减。

    每秒就是数十刀,此刻的他,是诡谲多变的血刀与火度罗刀法一同施展,才能压制住尸王,不让尸王有喘息机会。

    “你想知道吗?我告诉你啊!”

    “因为……”

    当!当!当!

    方正手掌虎口剧痛,握刀的五指崩裂,鲜血染红了刀身,这是被巨大力道反震的。

    他竭力一次次加快出刀速度。

    手中长刀宛若化作一道赤色流光,出刀越来越快,眼前都是赤色一片,连成漫天赤云,刀光纵横,极速激荡,空气炽热,砍得空气嘶嘶尖啸,重重笼罩住尸王。

    “因为!!你身上没有她的香水味啊!你这个鲱鱼罐头,隔一条马路都能闻得到!”

    方正出刀越来越快,地表上都是被锋利刀气所切割的一道道裂痕,黑色缝隙,遍地疮痍。

    轰隆!

    石墙终于不堪重负,如豆腐一般被刀光切开,而后爆碎成数块磨盘大小的土石,当空撞击爆炸,烟尘漫天。

    烟尘里,一人一尸王杀得更加激烈了。

    从宫殿废墟战到十米外,又重新杀回来,方正指骨的裂痕越来越加深,血流不止,虎口震得发麻。

    当!当!

    尸王以双臂格挡,坚硬的臂骨,比合金还硬,抵挡下方正一重重快到极致的刀光。

    噗!噗!噗!

    烟尘里,有血液飞溅,弥漫开丝丝血腥气息。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虽然方正暂时还不清楚,尸王到底是怎么回来的,山羊也是生死未知,不知是否是阻拦失败,但今天他与尸王的恩怨已是无法善了,只能拼上一切搏杀,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即便他虎口崩裂,但手中动作不仅没有迟疑,反而越来越快。

    体内的先天神罡真气,在体内快速搬运,缓解伤势,可伤口一次次崩裂,始终无法愈合。

    尸王抵挡得越来越吃力。

    他虽然以手臂挡下了方正所有的刀招,可他的情况丝毫不比方正好,手臂上血肉迸溅,被砍得支离破碎,一块块血肉扑索索坠地,双臂鲜血淋漓,其中左臂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

    尸王惊骇看着状若疯魔般,不停快速出刀的方正。

    眼前这家伙,分明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拼命三郎打法,难道就不怕先他一步,把自己的五根手指给震得崩断吗?

    倘若有人看到这一幕,定然会心神震撼。

    在外界众多高手剿杀下,都不能奈何的尸王,竟在福地里被一名才二十来岁出头的年轻人,打得毫无反击之力。

    看着尸王手臂上的血肉,一块块飞坠向四周,方正气势越来越强盛。

    “今天!我要为纣市那些无辜死难者,报血仇!”

    轰!

    咔嚓!

    一根坚硬的臂骨当空断裂,石墙爆裂,挡路的障碍物全都在爆炸,尸王终于抵挡不住方正那状若刀魔的魔神之姿,被一刀打爆了出去,最后掩埋在一堆废墟里。